许鲜总觉得自己人长得挺帅气,还奋力作为,人品端正,算是一个典型的好青年。

要说缺点,就是嘴贱,爱耍贫!

刚才要是人家郭斌辉来一句“我愿意”,那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郭斌辉还真的听了许鲜的话,拿出“狗玉”向孙佳佳求婚:“佳佳,很抱歉,本来想给你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不曾想闹了这么一出。

这块玉佩虽然值不了多少钱,但是却是我们家族的传家宝,是给未来儿媳妇的,我希望你能够嫁给我,在结婚的那一天,我一定送你一枚真的玉佩。”

“我答应你!”孙佳佳看来是真的对郭斌辉动了心,根本就不计较玉佩的事情。

许鲜无心看他们在台上撒狗粮,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这还没走到电视台门口,就收到了郭斌辉的短信,意思就是“别以为我会感激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现场跟佳佳求婚,丢这么大的人,这个仇,我记住了!”

许鲜瞥了一眼短信,心里也只能“呵呵”了,甚至能够想象的到,郭斌辉这二货蹲在厕所里,偷着给自己发短信时那种歇斯底里的愤怒。

“嗯,今晚怎么这么多短信?”许鲜打开一看,原来是苏媛发来的。

……

“苏小姐,什么事情啊,这么迫不及待的约我吃饭?”许鲜看着对面的苏媛疑惑道。

“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了!”苏媛嫣然一笑,顾盼生媚,竟有几分胜过柳芮。

要知道,素有Q市第一美女之称的苏媛,并不是相貌多么漂亮,主要是身材绝对的一流水准,向来以“大、翘,流畅的曲线”著称。

而且,她那风情万种、迷倒众生、“祸国殃民”、红颜祸水级别的“美人一笑”,素来是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许鲜心里也是有些恍惚,不过还是有几分定力,更没有自恋到觉得自己“屌丝逆袭高富帅”,已然能够引起苏媛的注意,嘴上却依旧贫道:“不会是因为我长得帅吧!”

“你这张嘴我自问不如,也不绕弯子了,我想要你那块玉佩。”苏媛说道。

“苏小姐,专家说了,这块玉佩价值连城,又不是我这个一文不值的穷小子,谁想要就要。”许鲜笑道。

“三千万。”苏媛给出了一个价格。

“美金?”许鲜反问道。

“看来你是不想谈啊。”苏媛喝了一口红酒,目光却平静如水,看不出她内心在想什么。

“你看过我的资料,应该知道,我就是一个孤儿,没有任何的背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惹下麻烦,所以说,价格好商量,你懂我的意思吗?”许鲜明白树大招风,有着自己的顾虑。

“这么给你说吧,玉佩是打算送给我外公的。”苏媛说道。

“你外公是?”许鲜问道。

“秋氏集团你应该听过吧?”苏媛笑了笑。

“G省秋氏集团,这样吧,你给个价位,这事就算成了。”许鲜没想到苏媛有这一层特殊关系,倒也不用担心她压低价格,要知道,钱在人家那里,只是个数字而已。

“我最近手头不宽裕,五千万,我再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苏媛被许鲜这么一说,反而不好意思压价,索性爽快一点。

“成交。”这个价位也是超出了许鲜的心理预期。

果然有钱的人的世界穷人没法理解,一口气就加价二千万,许鲜不答应才怪呢!

况且,秋氏集团的人情,那可不是吹牛逼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