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失控与自控的较量(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我情况不一样。你身边是肯定有优秀的男人的,只是沈博士你一心只读圣贤书,对于那些凡人看不上。但是我身边有陈墨白这么个撩妹圣手在,女孩子都绕着他去了,我就像空气一样。我是生不逢时啊!”

“撩妹?”沈溪歪了歪脑袋。

“你不知道撩妹是什么意思?我跟你举个例子,昨天我还看见他用钢笔撩女秘书的袖子,假装看人家的手表。其实就是要搞得人家脸红心跳,但是又不打算进一步发展。这些耍流氓的事情我们陈墨白做起来,那就是……”

“他不断地展现自己的男性魅力,却不打算发展一段稳定的关系。陈先生要么很自负,喜欢以孔雀开屏一样以吸引异性来肯定自己的魅力,要么就是很不安,无法从稳定的关系里得到安全感。”

沈溪刚说完,郝阳就鼓起掌来:“对对对!太对了!沈博士你怎么知道的?”

“书上说的。”

郝阳的刚张了张嘴,心想这到底是什么书,陈墨白就给他舀了一勺水煮鱼。

“吃鱼。”

陈墨白唇上还带着笑,郝阳的脖颈却有点发凉。

出乎郝阳所料,这一大桌子堆都堆不下的菜,全都被沈溪吃完了!

不仅如此,沈溪还要了一大把烤串。

“实在太神奇了,这么小的身体怎么装下了这么多的食物?”

“我海量啊。”沈溪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感觉很满意。不枉费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

当他们走出南浦路来到车边的时候,郝阳说:“诶,沈博士,我们送你回家啊!”

“不用了,我家离这里不远。我吃太多了,让我走回去吧!我现在坐车,会吐出来的!”

沈溪摸着肚子的样子,就像一只小鹌鹑。

陈墨白侧过脸去笑了,沈溪在那一刻略微失神。

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大概指的就是这样的景致吧。

“沈博士。”陈墨白朝她招了招手,示意有话对她说。

沈溪来到了他的面前:“什么事?”

陈墨白揣着口袋,车灯的灯光一片一片从他的脸上掠过,就像一场精致的幻觉。

“你现在可以试着来说服我了。你觉得赛车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如果没有真正的对手,我会觉得很无趣。”

沈溪蹙起了眉头,认真地思考。

如果她是陈墨白,站在陈墨白的角度,赛车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赛车是失控与自控的较量。”

几秒钟之后,沈溪很认真地回答。

“所以到头来还是自己与自己的pk?听起来多自恋。”陈墨白笑了。

“我的意思是你的私生活比较混乱,就像速度惊人的赛车,需要锻炼自控能力,否则会被掏空。”

沈溪很严肃地说,她肯定自己是为了陈墨白好,这绝对是站在陈墨白的角度来说服他。

“你确定自己是来说服我加入你的车队,而不是为了惹怒我撤出赞助的?”陈墨白转过身去,挥了挥手。

“怎么了?”

“你是个学者,你所有的结论应该是建立在量化分析和事实的基础上。你并没有看见我混乱的私生活,不能单凭我的外表,或者我懂得怎样让女性心动而判定我私生活混乱。因为这个条件是不成立的,所以所谓‘需要锻炼自控能力’也是不成立的。你需要找其他的理由。”

陈墨白打开车门,上了车。

而沈溪则呆呆地站在那里,叹了一口气。

她果然不擅长说服别人。

郝阳来到沈溪的身边:“好了,你别难过了,他那个人就是那样。我和他是发小,还不是被他耍的团团转?”

“嗯……虽然你并没有安慰到我,但是谢谢。”

沈博士,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接?郝阳摸了摸后脑勺。

“那么……明天我们董事长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研发报告会,你一定要来啊。你家在哪里,我们去接你。”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过去,明天见。”

看着沈溪背着包走远的身影,郝阳瞥了陈墨白一眼:“你是不是答应了那个小尼姑会加入她的车队,重新回到f1赛场?”

“我没有答应她,只是说她可以试一试。”陈墨白回答。

“你无聊不无聊啊!当年你答应了你姐姐退出f1,连硕士学位都放弃了回国,就算你肯回去开赛车,你妈妈呢?你姐姐呢?她们都不会同意的。你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拿来吊着沈溪?”郝阳难得认真地看着陈墨白。

“因为我姐姐希望我能说服沈溪来睿锋看一看,我做不到的话,她会很烦人。以及,你怎么会这么在意沈博士了?我既没有用钢笔去撩沈博士的袖口,也没有送她玫瑰花,你不需要这么激动。”

“你看不出来沈博士是个很简单的人吗?你这样给她希望,难道不会伤害她?”

“郝阳,谁告诉你一个人简单、善良、没有坏心眼就理所当然全世界都该让着她?她因为有才华,所以车队保护着她。她因为有个好哥哥,从前沈川也许也很保护她。但是总有一天,这些保护都会消失。她本来就该学会面对失望。而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许有一天的才华和天真会反过来伤害她。”

陈墨白回答。

郝阳叹了口气:“我明白了。你在嫉妒。”

“我嫉妒?”陈墨白眯着眼睛看向郝阳。

“你嫉妒她的简单。因为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办法那么简单地生活了。”

陈墨白轻笑了一声,听不出是在嘲笑郝阳还是在自嘲。

郝阳发动了车子,叹了一口气:“小尼姑说的没错,赛车是失控与自控的较量。确实很适合你。”

“我知道自己自控能力很好。”

“自控很好的人,失控的时候很可怕。”

陈墨白摇了摇头。

“不过,你有失控过吗?”郝阳自言自语地问。

有啊,怎么没有。

这样的话,陈墨白是不会对郝阳说的。

他到现在还记得每一次打开自己的邮箱,每次看见对方写给他的函数题的那种期待,如同血液里被播下了种子,随时要撑裂了身体向着全世界绽放。

她设计的每一道题的答案总能戳中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他因为能见到她而几个晚上睡不着觉,他为了挑一件和她见面的棕色毛衣几乎走遍了整个城市,因为他想要让她看见自己最好的那一面。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见到她。

心底产生最大的希望,就要做好承受最沉重失望的准备。

这一点,对他是这样,对沈溪也是。

第二天的早晨,睿锋的工程师以及研究员们已经坐在会议室里,准备向董事长汇报他们的研究进展。

陈墨菲抬手看了看腕表,然后看向坐在自己右侧的弟弟,用眼神示意他:怎么回事?

陈墨白看了一眼手机,唇上扯起一抹笑,将手机递到了陈墨菲的面前。

那是一条来自沈溪的短信:不好意思,我拉肚子住院了。

陈墨菲看完之后,示意会议开始。

几个小时的汇报令陈墨白昏昏欲睡,好不容易结束之后,他陪着陈墨菲走在走廊里。

“怎么回事?沈博士怎么会忽然拉肚子住院?不会是你昨天招呼不周,惹她不高兴了吧?”陈墨菲很清楚这个弟弟好看外表下满肚子坏水。

“应该是她自己在大排档吃了七斤水煮鱼,肠胃不适吧。”

“大排档?我不是给你们订了酒店吗?”陈墨菲的眉头挑得老高。

陈墨白摊了摊手:“是沈博士强烈要求的,我只能尽地主之谊。七斤水煮鱼的力量看来很强大。”

“我现在就去看她!你……”

“还是我去吧。大姐你的气势比水煮鱼还强大,我怕沈博士承受不了。”

陈墨白将手机揣进口袋里,转身而去。

他开着车,去了市里的医院。

到了医院里,打听病房的时候才知道沈溪是拉肚子拉到脱水,半夜里承受不住了才打了急救电话。

而且她吊盐水的时候,疼得腮帮子都合不上。这是有多怕疼?

陈墨白本来是该带上姐姐准备的花和进口水果来看沈溪的。但是他却直接将它们留在了车上,反正沈溪也吃不了,带去了也是浪费。

沈溪所在的病房有四张床位,也围坐着不少病人家属。

但只有沈溪的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她的脸色有些发白,靠在床上,瘪着嘴,似乎有点委屈。小小的身体缩在被子里,就像没有一样。

大概,如果沈川还活着,她还是被人宠着疼着的孩子吧。

“沈博士,在想什么呢?”

陈墨白笑着走了进来。俊朗的五官,修长的身形很自然地吸引了病房里的视线。

“你……你怎么来了?”沈溪有点惊讶,脸也没洗牙也没刷,就这么颓废地在床上靠着。

陈墨白直接坐在了她的病床边:“沈博士吃了我请的水煮鱼住院了,我怎么可能不来看你呢?”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