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顾淮回答。

走了两步,顾淮又想起什么来。

“还有,今天下午有一场内部模拟器演习。一队的队长说要让你死无全尸。”顾淮的手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哦,他这又是给自己立flag吗?”何欢的笑眼里仿佛盛着桃花春水,让正好路过的小年轻差一点闪着腰。

三个小时之后,何欢和自己的队友就在模拟舱前与对手见面了。

东区舰队第一中队的队长,名叫许冲,是一个长相硬朗并且颇有人气的帅哥。

他是东区除了何欢之外,最强的战舰操作员之一,位置也都是驾驶战舰的舵手。

基地的内部通信小群已经开始热烈地讨论了。

数据库专员1号:【来来来,今天内部模拟演习,大家觉得一队多长时间会被咱们东区战神何欢大大KO?】

机械师之王:【最近欢神很放松,据说熬夜玩一款养孩子的游戏,经常出去基地溜达,这意味着……】

后勤小萌新:【意味着欢哥可能无法从两个中队的围剿中生还?】

数据库专员垫底:【一看就是新来的。欢神越浪越放松,解决对手的速度越快!】

金牌教官:【嗯……许冲的一队大多都是新人,配合默契度尚有欠缺。预计前三十分钟何欢解决掉舰队里的其他战舰,最后一分钟就是许冲狙杀何欢。但估计会被反狙。】

数据库女王:【这么一本正经的分析,一看就是顾淮那个钢铁傻叉儿!姐妹们下线了!】

后勤小萌新:【响应姐姐的号召,下线。】

机械师之王:【不跟顾淮那个钢铁傻叉儿在一块,免得找不到老婆,我也下线了。】

……

金牌教官顾淮感到很孤单,为什么他的专业分析就这么不受待见?

不是说好了,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吗?

舰队的演习有两种形式。

一种就是真的驾驶战舰前往空阔的海面、地球和月球之间进行的实战演习,这种演习耗费巨大,准备的时间也非常久。一般会在地球、月球和火星要塞的舰队换防的时候进行。

另一种就是在模拟舱内进行对战,演习的场景也是模拟实际情况,所有的数据采集会跟现实高度吻合。

比如这一次模拟舱演习的地点在月球,那么演习的场景里,山脉的高度和角度,连陨石坑的大小和深度都会和月球一模一样。

何欢刚走到舱门前,对许冲抬起手:“老许,投胎要趁早哦。”

一队的队长眉梢一挑:“你当老子怕你?”

“这也没什么,十八年后……还是好汉一条。”

何欢侧过脸,看着跟在许冲身后的火控手,据说是这个月刚匹配上的。

小火控手留着板寸,脑袋看起来就像个猕猴桃,眼睛很大很有神,要是再有小虎牙的话……何欢忽然想到了贺行,然后笑了。

许冲非常警觉地挡在了自己火控手的面前。

“何欢,不要见人就笑得那么荡漾。”

“我又不是对你笑。”何欢摊了摊手,进了舱。

这场演习一开始就异常激烈。

一队是许冲带领的,大部分都是预备役刚毕业的精英,但是再精英,没有经历过实战的都是小鸡崽儿,对于何欢来说塞牙缝儿都不够。

何欢带领的是三艘飞舰组成的突击小队。

冰冷的月球瞬间成为火热的战场。

每一次许冲的第一中队将包围圈缩小,何欢驾驶的第21号战舰就会像一柄锋利的匕首刺穿对手的胸膛。

他的飞行轨迹和攻击角度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的。

虚拟战场中的月球迎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狂欢炸宴。

一队一开始还能保持攻击的队形,二十多分钟后被何欢完全割裂了合作,每一艘都像是不知所措的孤儿。

一队队长许冲在心里啧了一声,这个死何欢,是剪刀手转世吗?总能把一个完整的战舰中队剪得支离破碎!

蓦地,何欢以近乎垂直撞击的角度,冲向一队队长许冲驾驶的战舰。

许冲咬牙切齿,在心底说:稳住稳住……他不敢真的撞上来……他不敢……

草尼马的!这神经病就是敢!

何欢根本没有刹住的意思,两艘战舰的能量盾已经碰在了一起,许冲惊险地避开,背上的冷汗还没来得及留下来,冷不丁撞在了自己队友的战舰上。

东区的通信小群正迅速被刷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