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笑和另外两位富二代都愣住了。

“要……要比赛了……你想买什么之后……之后再说……”韩笑结巴了。

贺行就是个来自下城区的小痞子,碰一下何欢都不配啊,还坐何欢的大腿?

韩笑心里酸得快冒泡了。

贺行虽然年纪不大,但成日也是和三教九流的人在一起混,很快就缓过神来了。

估计是自己态度不好,这位被韩大少爷捧在手心里的何欢不高兴了。

贺行的脸皮铁打出来的,他无所谓地说:“有钱不只能使磨推鬼,还能让贺行坐大腿。比如,送个飞舰俱乐部给我啊!”

有奶就是娘,给钱我认爹。

反正是土豪掏钱,坐的也是别人的大腿,别给坐断了就成。

舱里其他几个人差点没喷出来,就贺行这样的还想要个飞舰俱乐部?

何欢没有生气,只是撑着下巴侧着脸,正好能看到贺行的椅背,淡淡地说了句:“好啊,我给你。”

贺行冷笑了一下:“我信了你的邪哦!”

韩笑正要再次警告贺行,谁知道他们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比赛开始的倒计时。

所有人的神经瞬间绷了起来,除了贺行打了个哈欠。

这场比赛的模拟场景是火星的“红色风暴”。

他们的飞舰猛地一下就冲进了风暴里,分不清方向的飓风稀里哗啦一顿乱吹,所有参赛队伍就跟下饺子一样,被扔进了这锅浑浊的沸水里。

紧接着敌人的炮火就密集地喷了过来。

就算明知道这只是全息仿真场景,但舱体被击中的震动太真实了,甚至于气流的冲击也模仿得惟妙惟肖。

操控方向的韩笑全凭本能攀升高度,冲到风暴的上方,但是贺行却冷声说:“再飞高点儿……”

“当然!”韩大少爷豪情壮志提升高度。

“当活靶子,一起嗝屁,跟你的欢欢当一对绝命鸳鸯。”

韩笑疯了:“你话不能一次说完!”

外面的炮火就像一道道密集的镭射,根本避无可避。

舱体就快熬到崩溃极限了。

而防御位和修复师手忙脚乱的,一个来不及移动能量盾,一个是舱体受损了还不知道补哪里。

这样的情况下,一分钟不到,他们就可以领盒饭了。

“贺行——你他么的怎么还不开火?”

韩笑又是焦头烂额,又担心被何欢看扁,怒火中烧,只能冲着贺行吼,以此来掩盖心虚。

“我朝哪儿开火啊?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是敌人,都说了叫你别蹦哒这么高了。没本事就苟着。”

贺行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那……那你说怎么办啊!”

韩笑慌了,就算这会儿他想揍贺行千百遍,也得待贺行如初恋了。

他们几个少爷的驾驶水平也就初级赛事,能打到东区决赛全靠砸钱请人代打。

今天好不容易到了决赛,哥们儿三人都想体会一把驾驶极限。

谁知道这决赛啊,无论是敌人的水平、炮火的强度还是环境的恶劣程度,都不是初级赛事能相比的。

就这样铩羽而归,不仅仅之前砸下去的钱都白花了,而且是太难看了,绝对要成为富二代圈子里的超级大笑柄。

“快说啊!别卖关子了——贺行!”

“要爸爸救你们吗?”贺行扯起了嘴角,小虎牙又精神又有点儿可爱。

“你想当谁的爸爸啊!”韩大少爷想揍人。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来自夺冠热门【冰雪女神】的狙击弹穿透了他们脆弱的舱体,直接命中了他们的防御位。

“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在这样重大的比赛里,每一个位置都至关重要。防御位的人死掉了,那么能量盾就无法转移。

能量盾转移不了,起不了防护作用,就只能硬抗挨打。

“修复师还不赶紧修复弹孔!等着全员失压缺氧而死么!”

贺行一声低吼,修复师位置的少爷全身一颤,猛地惊醒过神来,额头上和背上都是冷汗,求生的欲望让他在飞艇坠毁之前,把弹孔给修复了。

此时场馆内的观众们嘘声一片。

“那个【傲视苍穹】是什么鬼操作?屎一样!”

“不到一分钟防御位就挂了?花钱砸进来的吧!”

“这是怎么进的决赛圈!浪费我票子钱!”

还好韩大少爷在舱内听不到观众的嘘声,不然这会儿该更慌乱了。

“防御位的,把控制权转移给我。”贺行开口说。

“给你!给你!都给你!”

“不叫爸爸么?”贺行随口说了句。

“爸爸!爸爸!你赶紧防御起来!”防御位的富二代一脸慌乱,压根儿不知道自己都说了啥。

贺行一接手,能量盾变得反应迅速。

枪林弹雨都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能量盾上,而且能量盾甚至被拆分成无数细小的部分,变化无穷。

每一艘飞舰能够承载的能量是有限的,不足以无时无刻张开能量盾,一旦飞舰释放能量过载就会失去动力,所以每一艘飞舰需要防御位来控制能量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