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王者!绝境王者!东区冠军!”

“冰雪女神!冰雪女神!制霸天下!”

“暴风女王!暴风女王!王者风范!”

……

疯狂的呼喊声,简直要把天都震下来。

看台上的观众们兴奋得就像人间不值得,争着要投胎。

一个个扯着嗓子,就差把脑门子点燃了当荧光棒了。

场馆的全息投影屏幕上出现了十二艘蹭亮的飞舰。

瞬间,呼喊声增加了一倍,连裁判的通知广播都被完全淹没了。

这就是2120年最受欢迎也是难度系数最高的竞技项目——飞舰竞赛。

同样也是最烧钱的项目,相应的奖金也高得让人乍舌。

一夜暴富真不是陷阱,只要你有能耐开舰艇。

在后台,所有参赛选手们正在做准备。

化妆的化妆,装X的装X。

其实后台选手的情况,比赛官方并没有派人来录制,都是选手本身喜欢给自己拍拍小电影儿,放社交平台上炫耀。

比如这位富二代叫韩笑的,正陪着自己新认识的朋友聊天儿,一副“少爷我富可敌国,冠军是我想买就能买”的得瑟样儿。

“何欢,你等着看,这一次我砸了三百万升级了我那艘战舰的引擎系统!绝对能把其他飞舰甩到姥姥家!”

可惜,三百万能升级系统,却升级不了韩笑的脑子。

名叫“何欢”的是一个面容白净斯文的年轻男人,说话慢条斯理,身型修长,穿着白衬衫和休闲裤,比“不缺钱就缺脑子”的韩笑起码高了半个头。

可怜的韩笑还总想去搂人家的肩膀,小脚尖儿都踮起来了,天生缺陷难自弃——够不着。

何欢的表情始终淡淡的,嘴角勾着一丝浅笑。

韩笑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了,这天仙一样的人,自己砸钱砸了老久,别说干点什么了,连小手都没拉上,憋屈得要死啊。

左憋屈,右憋屈,韩笑也没向何欢发过一次脾气。

因为韩笑发现了,何欢对钱根本就不在乎,光是何欢自己手腕上的那块表,就价值不菲,说明自家条件就很好。

这样的人,想走就走,你是留不住的。

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韩笑就是忍不住倒贴。

“钱砸得多就有用么?”何欢不紧不慢地开口了,“系统再升级也就那么回事儿了。还是操控飞舰的驾驶员更重要。”

韩笑一听,立刻狗腿地竖起大拇指:“何欢,你果然懂得很啊!你放心,这一回比赛,我亲自担任舵手,操控方向,剩下的火力输出、防御位、还有修复师都是高手。”

蹲在不远处的年轻人扯着嘴角,嗤笑了一下。

就是因为你韩大少爷亲自上场,那才危险啊。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嘛。

跟大少爷韩笑一起打比赛的基本都是富二代,一个二个穿的不是当季流行新款,就是富贵的皮草。

等到进了驾驶舱,一个小时比赛下来,全都能给捂出一身痱子来。

啥叫富贵流油?到时候看他们就晓得了。

“防御位还有修复师都好说。但是舵手和火控的系统是连接在一起的。这两个位置的操作员,匹配度至少得有百分之八十。”

舵手,就是方向控制,负责开飞舰。

火控,就是火力输出,包括轰炸和点射狙击。

这两个位置的驾驶员如果没有匹配度,就无法进行有效的攻击和反击。

打个比方,舵手让飞舰向左避让,而火控位还是原来的方向,飞艇的右侧就会被打成筛子。

比赛中顶多就是被淘汰,若是实战……整艘飞舰都完蛋。

何欢的目光落在那个蹲着玩手机的年轻人身上,他是韩大少爷请来的外援,在东区小有名气,据说许多烧钱的富二代会请他来操作火控这个位置。

韩笑抬了抬下巴:“喂,贺行!听见何欢的话了么!你可是火控位的,可别拖我们的后腿!”

“放心——您就是要飞去火星,我也一路繁花相送。”

名叫贺行的年轻人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呸!你才去火星呢!你们全家都去火星!”

火星是什么鬼地方?那是地球人能去的吗?

韩笑心想,要不是听说这个贺行本事很大,他才不想忍他,早叫人把这拽得二五八万的小子给揍一顿了。

贺行的年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留着黑色的短发,眼睛很大,有着倔强倨傲的轮廓,但眼底还带着没有完全褪去的少年感。

他身上穿的和那几个砸钱的富二代明显不一样,已经起了毛边的白色T恤外面,套了一件廉价的卡其色外套,灰灰的,看起来有点儿脏。

“那个……何欢,你别理贺行。他是来自下城区的,没见过世面……”韩笑凑到何欢身边说。

下城区,俗称“贫民窟”。

贺行穿着马裤,虽然蹲着,也能看出来两条腿又直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