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行懒得理睬许冲还有何欢,直接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奶茶,拿起了桌上的点心就开始吃。

许冲叹了一口气,开口说:“真的很庆幸请了你来试驾。你救了我们的命,我不知道要怎样感谢你。”

贺行正好干掉了三份点心,还真别说这些点心的口感和味道一级棒,甜而不腻。

他用手指擦掉了嘴角边的渣,抬了抬眼皮:“那我告诉你怎么感谢我,你会照做吗?”

许冲愣了一下,他身旁的何欢侧过头去,发出低低的笑声。

“你说,看我能不能做到。”许冲觉得这小伙子还真不是一点有意思啊。

一般人不都得客套一下么。

贺行指了指何欢:“揍他丫的。”

“哈?”许冲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说……揍谁?”

贺行向后靠着沙发,笑了一下:“怎么,不敢揍了?”

何欢伸手勾在了许冲的肩膀上,向前看着贺行的眼睛,嘴角的笑容里带着一丝玩味。

“你让我的男朋友揍我?你这是逼我们分手么?”

贺行没理睬何欢,而是双手搭在膝盖上,前倾看着许冲:“这欠扁玩意儿根本不是你男朋友。他是你的老板吧?就算不是老板,至少你很听他的话。”

“哦?我很听何欢的话?你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的?”许冲也来了兴致。

“首先,你很习惯这家伙跟别人眉来眼去。做为一个男人,就算你知道他只是跟别人开玩笑,不是闹真的,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你也会阻止。但你没有,许先生你的胸襟到底多豁达啊?”贺行抬了抬下巴。

许冲心想,老子巴不得把这祸害赶紧送出去。

“有‘首先’,就有‘其次’。还有什么让你觉得我才是许冲的老板?”何欢这句话算是承认了贺行的猜测。

许冲很不爽,你是我老板?联邦舰队才是我老板!

你除了威胁要撬我的墙角,你还干了什么?哈?

贺行不急着回答,而是把满桌子的点心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又找了个水果派开始吃起来。等到吃完了,他才开始说。

“其次,就是我做两周螺旋飞行之前,我问许冲敢不敢。许冲却看着你,这是明显在征求你同意的意思。后来做四周螺旋的时候,许冲还是看你。基本上我每一个问题,他都在看了你的眼色之后才回复我。”

“你没回头,怎么看到的?”许冲好奇地问。

贺行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安全第一’那块金属牌太平滑了,跟镜子一样。”

雾草,许冲在心底庆幸,还好何欢没有干什么更过火的事情来捉弄他,否则他的一世英名尽丧于此啊!

反观何欢,他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他放开了许冲,就像是嫌弃许冲演技太糟糕一样,他的双手搭在椅背上,用和贺行一样的懒散姿态来面对。

“还有第三吗?”

“第三,就是许冲本来是想来帮我,但是却被你制止了。全程你们俩都很淡定,我猜你们俩都会开飞舰吧,而且技术很高。至少面对这样的情况,许冲是有自信解决的,可是你却偏偏不让他过来。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许冲还是听你的,真的是拿命来效忠你啊。”

贺行笑了一下,吃完了水果派,他是真的饱了。

何欢好笑地问:“既然你知道我才是许冲的老板,你还让他来揍我。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怎么是强人所难呢?”贺行单手撑着膝盖,也学着何欢的坏笑,直落落看进对方的眼底,“明明他想揍你很久了。”

还以为现在是何欢和贺行的战场,许冲也不用端着,在桌子上找点心吃了,冷不丁被cue了一下,差点没呛着。

“哈哈哈,你猜的没错。是我要来买飞舰,许冲只是我的朋友而已。抱歉没有对你说实话,实在是你对我好像有点偏见,但我又真的很想你来帮我试驾。为了让你别在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转身离开,也是为了能听到你真正的专业意见,所以我拉了老许来当挡箭牌。”何欢这一次说出来的都是真的。

至于没说的,他们联邦舰队操作员的身份,能不透露自然是不透露的好。

贺行看向许冲:“这货说的是真的?”

许冲点了点头:“嗯,真的。”

贺行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许冲:“那你可真倒霉啊。”

一个眼神,两个男人就立刻互相理解了。

“谢谢。”许冲由衷地感激。

这时候,船靠岸了。

负责人亲自打开贵宾室的舱门,请他们上岸。

再一看,我的妈呀,这些都是什么人?飞舰差一点坠海里,他们都有这么好的胃口?

奶茶喝完了、果汁也空了、桌子上除了太甜的奶油蛋糕,其他的食物一扫而光。

许冲心想年度大戏演完了,他的马甲也掉了,可以回家了。

“我先出去了。你们要干架的话,我帮你们把门带上?”许冲问。

“不用。这小白脸不经揍。”贺行说。

许冲愣了愣,在心里叹了口气,小伙子也只有你天真地以为这个“小白脸”不经揍。

贺行又把桌上一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揣进了口袋里,然后伸了个懒腰。

“到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了。不管你买不买那艘飞舰,试驾费记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