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调整系统的官方试驾员冷不丁来了一句:“这就是传说中的腿咚?”

贺行一脸黑线,神尼妹的腿咚啊!

他就知道这个何欢没安好心。

贺行瞥了一眼坐在何欢身边的许先生,用眼神示意“管管你的男人”。

许冲叹了口气,拍了拍何欢的肩膀说:“好了,别闹。让人家进来。”

何欢抬了抬下巴,光影交替的时候,贺行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又像是魔鬼。

呸!贺行你眼瘸了!他算个毛线天使!

“多少钱,你会坐我的大腿?”何欢问。

贺行在何欢的眼底看到了调侃和戏谑,但却没有高高在上的贬低和不屑。

这感觉,就像从前预备役的时候,跟室友们一起在一起打闹,贺行很离奇地没有感觉到恶意。

“许先生,抱歉得罪了。”

“得罪我什么?”许冲问。

“你男人的腿,我不是故意要碰的。”

说完,贺行直接扣住了何欢的脚踝,向上利落地一抬,把他的腿推回到了座位上。

那一刻,贺行在许冲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赞许,还有没说出口的“兄弟,你真棒”。

贺行坐上了驾驶席,所有的操作都很规范,试驾员本来以为贺行是个野路子,但没想到专业的很。

“转向系统、垂直系统、动力系统已校对。驾驶指令传达通畅。请舱内所有人员确认安全装置。三十秒后起飞。”

贺行所有的操作都规范的媲美教科书,而且一丝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起飞平稳,海风很大但是舱内甚至连摇晃都感觉不到。

贺行做了各种飞行测试,包括平飞、侧飞回旋等等。

许冲手里端着的那杯柠檬水根本没有洒出来,他怀疑所有的角度,贺行都计算好了。

何欢说了句:“贺行,来个有意思点的。”

贺行凉飕飕地飘过来一句:“呵呵,你过来坐我大腿么?”

说完之后,贺行就后悔了,毕竟许先生还在呢,万一他生气了呢?

谁知道何欢向后靠着椅背,笑着回答:“好啊。”

此时,许冲冷淡的外表之下,是一颗沸腾着的心:什么?你要何欢坐你大腿!兄弟,我看好你!你实在棒棒哒!不要矜持,立刻就来点有意思的吧!”

“许先生?”贺行没有忘记雇佣自己的人是谁。

许冲咳嗽了一声:“那就来点有意思的吧。”

贺行回头笑了一下:“那么,请许先生尽快把柠檬水喝完吧。”

许冲愣了一下,忽然问:“小子,你该不会是要做螺旋飞行吧?”

“许先生会晕吗?”

贺行才刚问完,旁边的官方试驾员赶紧说:“民用飞舰做螺旋飞行是非常勉强的!系统敏感度不够!完成不了的!”

许冲却把柠檬水一饮而尽,抬了抬下巴:“小贺,别管那么多,转个七百二十度!”

试驾员还没来的及开口,一阵天旋地转,贺行已经完成了七百二十度旋转,平稳地与海绵平行。

试驾员眨了眨眼睛,傻傻地问:“刚才……完成了七百二十度?”

“嗯,完成了。要再来个四周转么?”贺行又问。

“别别别!兄弟,咱们这是民用飞舰,不是战舰的配置!”

谁知道许冲扬声道:“行啊,来个四周转!”

“不要——”试驾员的脸都白了,他从来没看过这么爱冒险的客户!

这是飞舰,不是云霄飞车啊!

贺行勾起嘴角,以环形轨迹完成了四周螺旋飞行,而且这一次飞得很慢,让驾驶舱里的人能欣赏到海天之间的变化。

当飞舰再度平稳的时候,试驾员快要疯了。

“你……你别这么不把客户的安全当一回事啊!”

贺行抬起手,在头顶敲了一下:“这里有平衡系统,就算驾驶员失控了,平衡系统也会自动校正方向,不会栽进海里的。怎么……你们的平衡系统是假的?”

“当然……当然不是假的……”

“那你担心什么?”贺行笑了一下。

何欢看向许冲,轻声问:“怎么样?”

许冲回视何欢,很认真地说:“他很棒。”

驾驶战舰执行螺旋飞行是操作员最基本的技术。但是贺行现在驾驶的却是民用飞舰,这意味着大脑的敏锐度要更高。

许冲从心底觉得贺行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