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教官的顾淮正把那群预备役操作员训了个狗血淋头。

第一个被喷的是防御师。

“你这是什么骚操作啊?这样密集的炮火你的防御还在屁股上!你们是想以后被炸飞了当太空垃圾还能有个托儿嘛?”

接下来,舵手也被喷得一脸懵。

“还有你!你看清楚敌方狙击方向了吗?你还往人家狙击范围里撞!赶着投胎就算了还带着全舰的人!”

火控手当然不能幸免于难。

“你!你……这个捞比!点射十三次,你他么好歹能打中对手的防御盾我也算你命中!你是放礼花吗?只求留下一片颜色?”

这群预备役操作员个个垂着头,无精打采。

这时候,何欢的电话响起,老顾没好气地说:“什么事儿!”

“我想问你借几个预备役……”

“没得借!他们都死啦!”

顾淮带的这一批学员能力太差,他都着急上火,嘴里长了好几个泡了!这年头,想找到几个有天赋的好苗子,比登天还难。

“我不是借他们去演习,只是借他们去打比赛。竞技比赛,死不了人的那种。”

老顾皱起了眉头,走进了一间休息室,沉下声音说:“我听许冲说了,你看上了一个小崽子。但小崽子是城哥留下来的人,城哥在天之灵一定不希望你去招惹他的人。”

“贺行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他自己。黒魇之战是每个战舰操作员的噩梦,有的人永远在梦里,有的人却能醒过来,看看这大好时光,趁着还年轻,怎么舍得辜负。最重要的是,我想帮他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这么正经,我不习惯。”老顾挠了挠下巴。

“啧,那好吧,来个不正经的。”

“别别别!我不想听!打住……”

“贺行那小子超带感。一见贺行误终身,如果不能得到他,我决定祸害整个东区基地。”

顾淮把通讯器挪远一点,避免自己的耳朵受何欢的荼毒。

“……只是打比赛?不欺负人?不强行拽人回来?也不强迫人家跟你做匹配测试?”

老顾知道不答应何欢的要求,他有一万种方式让自己寝食难安,入土了这家伙都能拽一堆人在自己坟头上蹦迪。

“只打比赛。”

何欢这人虽然不靠谱,但是做出来的承诺,他会拿命来守护。

“那行吧,我只能把最差劲的人借给你。”

“还有你,我也要借。”何欢说。

“啥?你借我干什么?”

“借你当飞舰俱乐部的老板啊。我是现役的操作员,可以投资但不可以当经营者,所以挂你的名字。放心,赢了的钱都归你。”

“雾草?你玩什么玩这么大!”

顾淮没想到,何欢玩真的。

他是真的注册了一个飞舰俱乐部,俱乐部的老板填了顾淮,注资嘛……也就几千万星币吧。

然后得向力盾集团买一艘竞技用的飞舰,也挂在了顾淮的名下。

老顾时不时就收到信息提醒。

【您的飞舰俱乐部“奶油焗牛肉”已经注册成功。】

老顾咳嗽了一把,这是飞舰俱乐部嘛?不知道的还他么以为是西餐厅呢!

当然奶油焗牛肉是基地餐厅里何欢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几年如一日的喜欢。也不知道是哪个脑袋没长好的说,从对饮食的偏好可以看出来何欢不爱尝鲜,非常长情。

可拉倒吧,他要是长情,陈世美都殉情了。

老顾猜想,就何欢那鬼德性,肯定是怕自己浪到最后,俱乐部名字都不记得了,所以就用了最喜欢的菜名。

紧接着第二条信息又来了。

【您所购买的飞舰“绝世渣男”已经系统调试完毕。】

老顾才刚打开保温杯,红枣泡枸杞就这样喷了出去。

“我还真不知道何欢对自己有这么清醒的意识呢!”

人家连飞舰俱乐部都注册成功了,飞舰都买了,老顾也不得不从预备役里挑选几个人了。

在挑人之前,老顾特地向上面请示:【报告,S级战舰操作员何欢试图以掩盖出资人的方式经营飞舰俱乐部。请上级调查!】

上面的回答很干脆:【不惜一切代价配合何欢寻找匹配的火控手。】

老顾顿了顿,这个回复意味着上面已经注意到了贺行,而何欢开飞舰俱乐部也是为了贺行。也就是说为了不让舰队强行召回贺行,何欢肯定是跟上面达成了什么协议。

老顾叹了口气,看来这飞舰俱乐部的老板,自己是当定了。

老顾问:“我有修改俱乐部注册名字的权利吗?”

何欢回答:“没有啊。”

老顾又问:“我有修改飞舰名字的权利吗?”

何欢回答:“当然也没有啊。”

老顾火冒三丈:“那你还叫我来当这个老板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