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空间站和我们失去联系了。”何欢看向贺行。

“不可能吧?一整个方舟空间站?是不是卫星出现问题了?”贺行的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言喻风看向遥远无边的宇宙,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何欢二话不说, 将油门踩到了底,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要塞。

虽然目前来说, 联系不上空间站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卫星出了问题。毕竟空间站有一整个编队的舰队在驻守, 如果战事从火卫一延伸到了空间站要塞, 在信号全部屏蔽的情况下, 不可能一艘战舰都没能赶来预警。

不怕一万, 只怕万一。

何欢立刻联系了江云扬, “云扬,现在你们民用基地有多少人在?”

“加上我、前来体验项目的土豪还有相关工作人员, 大概千人。怎么了?”江云扬听出来何欢语气里的紧张感。

“现在组织撤离的话,一艘运输机能够全部带走吗?”

“应该可以。但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江云扬问。

“以我这么多年的直觉, 月球很快就会不安全了。”何欢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正全速赶回月球要塞。”

那艘超重的运输机到底有什么问题还不知道。

为什么空间站的通信中断了也不知道。

何欢也无法向江云扬透露军事上的机密,只能提醒他随时做好全员撤离的准备。

虽然说月球上的旅游项目对于江云扬来说是极大的投入,但是从准备这个项目的时候开始,江云扬就做好了有朝一日月球突发战事一切毁于一旦的准备。

“我明白了。我会通知所有人做‘撤离演习’。”

听到江云扬这么说, 何欢也就放心了, 一门心思冲回要塞。

民用基地响起了警报声,现场的工作人员虽然接受过撤离演习许多遍了,但还是第一次在毫无通知的情况下听到警报。

整个候机大厅回荡着的声音让人心跳加速。

“这是什么……三长两短,紧急撤离警报?”

“是演习吗?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

比起工作人员,联邦舰队在民用基地的守备人员们反应更为迅速, 已经开始维持现场秩序了。

已经登上空间运输机的叶阳眼皮子跳了一下,紧接着又有许多旅客在工作人员的疏导下登机,场面有点乱,大家都在相互讨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几位在登机口的富豪立刻将江云扬给围住了。

“江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忽然响起了警报?”

“我看见好多不是今天离开月球的旅客,都被送过来了!”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嘛?”

江云扬微笑着抬起手,示意大家不要太紧张。

“这是演习,也是联邦舰队对这个基地的测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我们整个民用基地能否响应舰队的要求,在最快的速度内撤离。现在开始就是在计算撤离时间。”

几位富豪一听,表情轻松了不少。

“所以是撤离测试?”

“对,是撤离测试。”江云扬微笑着说。

被晾在一旁的苏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要撤离吗?还是做做样子就好?”苏玥四下看了看,才发现外公已经不在身边了,其他的警卫员也离开了,竟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有好几个旅客拖着行李箱,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迅速赶到了登机口。

现场紧张而混乱。

一个旅客摔倒,行李箱的声音让苏玥醒过神来。

他转过身,朝着自己的房间奔跑而去。

“先生!先生您要干什么!现在必须紧急撤离!您必须要登机!”工作人员想要拦住他。

“我的行李!我的行李还在房间里!”

忽然,一只手臂拦在了苏玥的面前,苏玥一抬头,眼前站着江云扬。

“学校里也应该有紧急撤离的演习吧?没有人告诉你紧急撤离的时候,什么也不要带吗?”江云扬的声音很冷。

“这不是演习,是真的对吗?”苏玥激动了起来,他看着江云扬的眼睛问。

“这是演习。”江云扬的声音很平静,“如果我们不能在联邦舰队要求的时间内做到全员撤离,那么这个民用基地就不会被批准使用。”

说完,江云扬一把将苏玥扛上了肩膀,快速走进了登机口。

“放我下来!我的行李怎么办?”

“等到演习结束,会有专人帮你收拾好打包送回地球。”江云扬冷声道。

十几分钟之后,候机大厅里一片空旷,警报声也停了下来,只剩下茶桌上的茶水还在冒着热气,地上有几个摔落的行李箱。

运输机启程离开了月球,朝着地球而去。

身为董事长的江云扬握紧了拳头,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月球,轻声道:“愿你们平安归来。”

何欢的月球装甲车速度接近极限,他们的车轮偶尔碾过石块,剧烈摇晃了一下,后排的言喻风脑袋差点撞到车顶上。

“你通知江云扬把民用基地的人都撤离,会不会太过了一点?力盾集团的股票会大跌。”

“那也好过万一发生什么,他们走都走不了。”何欢回答。

贺行看向方舟空间站要塞的方向,那里一片漆黑,他忽然联想到了自己的操作员评估测试,只是万一有远方来的敌人,他们能否做到把敌人困在月球附近呢?

月球是距离地球最近的要塞,无论是火卫一还是空间站都有一种脱离人类视线的不企及感,充满了变数。但是月球不一样,那是人类用眼睛就能看到的地方。

如果月球要塞发生什么事,整个地球都将会陷入恐慌。

他们回到了要塞,一行三人快步走在通道里。

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等待着他们,何欢一边走一边问:“现在那艘运输机的情况怎么样?到底为什么会超重?”

“是魂虫!自从上一次‘火星刺客’潜入,我们就升级了生物扫描装置。在那艘运输机的机舱内,发现了大量魂虫的卵!”

何欢眯起了眼睛,冷声问:“中将知道这件事了吗?”

“他已经知道了,要求运输机上的机组人员进入隔离间,对整艘运输机进行极冻处理。”

跟在何欢身后的言喻风眉头皱了起来:“最近,火星侵略者的骚操作很频繁啊。魂虫这种生物,就像地球上的水熊虫一样,哪怕在太空环境里,都能存活十天之久。但是魂虫却拥有大脑、超强的攻击能力和破坏性。”

贺行摸了摸下巴,“如果说魂虫能在太空环境里存活,火星侵略者是不是利用这种生物破坏了我们的卫星装置,所以我们才会跟空间站要塞失联?”

听到贺行这么一分析,所有人的背上都起了冷汗。

破坏卫星通信,这明摆着就是火星来客要突围而出攻击地球的前兆。

“贺行的分析没错……”一位工作人员看着通信器说,“洛天河中将已经发布命令,释放新的通信卫星,但是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会到达指定位置!”

“可我敢打赌,火星上的那些侵略者们,可不会给我们一天的时间准备。”

何欢忽然转过头来,一把抱住了贺行,抱的很紧很紧,就像是要把贺行锁进自己的骨血里。他的呼吸很沉,心跳就像倾颓的山峦。

何欢经历过许多的生死一线,所以很多时候他的预感比所谓的卫星信息和情报都要准确。

将会有大事发生。

贺行抬起手,圈住了何欢的腰,轻声道:“哥,别怕。有我呢。”

话音落下,何欢就重重地在贺行的唇上吻了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立刻转过身去,总觉得……这场面……嗯……非礼勿视。

此时头顶的备战广播响起:“所有战舰操作员请尽快就位,所有部门请做好应战准备!何欢少校——何欢少校——请到控制中心来!”

也就是说,洛天河要见何欢,而且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贺行,你和老言赶紧去领枪。是我的错,我总觉得紧急情况不会这么快发生……你们领好枪,就立刻去【狂澜-21】的接驳口跟我会和。”何欢看着贺行的眼睛说。

“收到。战舰上见。”

说完这句话,何欢和贺行还有言喻风快步飞奔到了两个方向。

整个要塞都被调动了起来,一些正在休假的人也迅速回归岗位,忙碌而紧张的气氛在整个要塞中蔓延开来,连呼吸都得争分夺秒。

贺行一边奔跑,一边接通了贺修文。

“爸!爸你现在在哪里?”贺行问。

“我本来在数据库里做研究,现在要求所有非战斗人员全部进入避难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