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办?”贺行焦急了起来, 通知备战的广播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 他们还被困在这个通道里。

这可是分秒必争的时刻啊!

贺行将控制面板打开,系统识别了他的身份, 回馈的信息反而更让贺行头疼:A级战舰操作员贺行优先保护对象。

系统将被魂虫入侵的区域展示给贺行看, 原来除了这一节通道, 无论前后都有魂虫在活跃。

“我们没有那么弱啊!”贺行一拳砸向墙面, 言喻风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

“系统都知道你很珍贵, 所以不要伤害自己。”言喻风冷声道。

“再珍贵, 上不了战舰,又有什么用呢?”

何欢一直都是单人驾驶舵手和火控手这两个位置, 如果方舟空间站处于危机之中,何欢必须立刻出发, 他不会等到要塞清除了魂虫之后,放贺行出来。

而此刻,在洛天河办公室里的何欢已经快步离开了。

方舟空间站处于危险之中,已经到了派人来求救的地步了。

作为月球和火星之间最重要的枢纽,方舟空间站一旦被攻陷,意味着火卫一要塞成为了孤岛。

当这座孤岛被耗尽, 火星上的侵略者将倾巢而出, 甚至绕过月球要塞,直逼地球。

根据前来求救的战舰传达的信息,方舟要塞受到了魂虫的大肆破坏,不少战舰无法接驳补充能量和氧气。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有一小股敌人, 就足够将这些弹尽粮绝的战舰统统消灭。

月球要塞必须派出工程队前去维修被毁损的接驳口。

何欢已经来到了【狂澜-21】前,他看到了防御师李昭华,还有即将退役的修复师老吕。

老吕笑了一下:“欢神看到我,很失望的样子啊。”

“别臭贫了,我们晚出发一秒,空间站的损失都难以估量。求救的人赶来的时候说只有十几艘敌舰,但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恐怕敌舰已经到几十艘了吧!”李昭华一边打开舱门,一边迅速坐了进去。

何欢也就位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火控手的位置。

“和你配对的那个火控手呢?让我老吕退役之前见识一下双神驾驶啊!”老吕说。

何欢点开了贺行和言喻风的定位,看见他们被所在了一个通道里,微微呼出一口气来,冷声道:“我们走。”

“真的走?你应该知道贺行的能耐。”李昭华问。

这时候控制中心开始催促他们:“【狂澜-21】请立刻校对系统,出发前往方舟!”

何欢的神色冷了下来,他启动了引擎,战舰冲了出去。

无数战舰化成没有尽头的线,没入深邃的宇宙之中。

贺行打开了通信器想要联系何欢,但却没有任何回应,这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因为卫星毁损,所以通信失败。

二是何欢已经出发,关闭了通信器。

“妈的——”贺行咬牙切齿,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无用。

他从来没有紧张过,也从来没有这么焦虑。

他靠墙坐着,一双眼睛就盯着通道的出口,单手抱着膝盖,咬着手指,脚在抖动着。

旁边的言喻风知道怎么安慰这家伙都没有用,而且他自己也在焦虑。

这绝对是一场恶战,从月球赶去支援空间站要塞,面临的风险是巨大的。

如果接驳口没办法修好,那么月球赶去的援军在几个小时之后也会面临没有能量和扬起供给的风险。

而且等何欢赶到的时候,空间站要塞还存不存在都是个问题。

但是如果空间站要塞已经不存在了,又遇上火星侵略者的伏击,何欢他们还有足够的能量返航吗?

越想,越觉得发虚,无数未知之下,就是恐惧。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贺行的心也越来越冰冷,他知道何欢走了,单人操作【狂澜-21】舵手和火控手的位置走了。

贺行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虽然他很清楚这根本不能怪何欢,因为他的身上有必须服从的命令以及必须履行的职责。

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赶上呢?

何欢千辛万苦找到了他,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来获取他的信任,结果在危机的时刻……他竟然无法与他共同出击。

直到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的通道终于打开了。

空气流动了起来,贺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出去,他要去【狂澜-21】的接驳口,如果何欢走了,那么他就驾驶另一艘战舰去找他!

蓦地,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揽住了他。

对方的力气挺大,贺行刚想要挣扎,对方单手就将他抬了起来,双脚悬空,他哪儿都去不了。

贺行定睛一看,拦住他的竟然是洛天河身边的警卫员。

警卫员的身后站着洛天河的秘书官。

“贺行少尉,还有言喻风少尉,中将要见你们。”秘书官说。

“我没有那个闲工夫跟他聊天,我要去……”

“您想去追上何欢少校吗?他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整个月球要塞在没有第二艘战舰能匹配【狂澜-21】的速度。”

所以,贺行是追不上何欢的。

“跟我来吧。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托付给你。”秘书官转过身,示意贺行跟他走。

贺行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不能抗命,因为洛天河有权利锁定所有的战舰,让他一艘的启动不了。

按耐着心底的焦虑和不安,贺行和言喻风跟着秘书官来到了洛天河的办公室。

中将的神色非常沉郁,他的双手十指交错,指节之间发白,说明他也在紧张。

秘书官倒了咖啡进来,但是洛天河却摇了摇头:“□□不利于贺行稳定他的情绪,热水就可以了。”

贺行咬着牙,他不想听任何一句废话:“您是中将,您给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洛天河叹了口气,不疾不徐地说:“你对何欢是不是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贺行低下了头,是的,何欢的能力超群,他也不是第一次去空间站要塞了。有李昭华那样强大的防御师在他的身边,就算不能全胜而归,在能量和氧气耗尽之前保住性命还是能做到的。更何况【狂澜-21】的性能好到爆表。

“我不是对何欢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我是……离开了他我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贺行说。

洛天河微微愣了愣,眼底涌起一丝动容:“孩子……你知道何欢临危受命离开我这里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我哪里能知道他说了什么?”贺行无奈地一笑。

何欢总不可能对着洛天河,还能说骚话吧。

“他说,你留在这里,他就放心了。”洛天河说。

那一刻,贺行的心就像被戳穿了一样,血液冲破了伤口流出来。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反抗和申诉,只能低着头。

“你很难过,觉得自己像个摆设,何欢并没有真正信任到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你,对吗?”洛天河说。

“是。”贺行咬着牙承认。

他很想他,想要立刻出现在那家伙的面前,揍得他七孔流血,打得他筋脉尽断,看他以后还敢把他当摆设吗?

我爱你,所以我要和你同生共死。

这他么很难理解吗?

“那么贺行,现在你听好了。首先,假设空间站要塞真的已经被击毁,上百艘的战舰失去了供给能量和氧气的接驳口,何欢护送过去的工程部队失去了工作的意义,我们该怎么办?”洛天河看着贺行的眼睛问。

“让空间运输机什么的,运送能量和氧气过去?”

贺行也知道自己说得太离谱了。就算空间运输机能抵达空间站要塞,它有几个接驳口啊,上百艘的战舰根本来不及补充能量。

“敌人有母舰,我们也有太空母舰。这两年来,联邦舰队一直在建造太空母舰,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但是太空母舰太过巨大,承载能量过多,我们已经跟地球联系过了,在一天之后,也就是何欢他们将卫星送到指定位置恢复通信之后,太空母舰就会正式离开地球。”

这个消息对于贺行来说太过震惊。

他早就知道火星上有一艘属于侵略者的太空母舰,根据调查这艘母舰毁损严重,火星侵略者一直试图修复它。

火卫一要塞上的舰队所做的事情就是长期伏击这艘母舰。

“我们的太空母舰有多少个接驳口?”贺行问。

“足够所有驻守方舟空间站的战舰停泊。一旦母舰离开地球,它将很大程度上替代方舟空间站的功能。它是我们的杀手锏。”

“我被留下来,跟这个杀手锏有什么关系?”贺行又问。

“在这艘母舰上,会有另一架‘狂澜’系列战舰。它的性能,比【狂澜-21】更优渥。具体在于,它能进行核爆。”

贺行的眼睛在那一刻睁得很大,战舰一直无法携带核弹,因为核弹会和战舰使用的能量体系产生反应,引起不稳定,从而导致自爆。

“它能携带核弹头?”贺行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洛天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