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看到那艘停泊在海上的太空母舰, 惊讶到嘴巴可以放进一颗鸵鸟蛋。

“这整个都是太空母舰吗?还是有个什么穹顶会打开, 然后太空母舰从里面飞出来?”贺行呆呆地问。

坐在一旁的周洪叹了口气:“你可真是个土老包啊!你以为演科幻电影呢?你眼睛所能看到的都是太空母舰。”

“卧槽……这要是一整个都是太空母舰,那才叫科幻电影好吗?”贺行在玻璃上哈了口气, 然后又撩起T恤下摆擦了擦, 整张脸都贴在了上面。

周洪还想损他几句, 阿韵扯了扯周洪, 在他耳边说:“贺行也就是二十岁的小伙子, 你在他面前倚老卖老什么劲儿?你不是第一次见到太空母舰吗?”

“我是啊。”

他们面前的太空母舰就像一座海上城市, 又像一座海上堡垒。

贺行依稀可以分辨出它的例子炮台、战舰的接驳通道、还有释放防护盾的能量口。

一整个中队编制的战舰都能在它的表面上来一场滑行表演。

太巨大了。

“它是怎样蓄能的?”贺行很好奇地问。

陪同他们做技术指导的是林涵林总工程师。

他咳嗽了一下,非常乐意跟贺行这样充满求知欲的年轻人解释。

“它采用的是多重蓄能。首先摄取的是地核的能量, 然后是潮汐的动能、太阳能等等。等进入宇宙空间之后……它还能吸收宇宙辐射来转化能量。但是这一部分能量的转化率就很低了。”林涵解释说。

“也就是说这座太空堡垒,哪怕进入了宇宙空间里, 也不只是消耗能量,它也会不断吸收转换能量?”贺行问。

“是的。不过它可不像民用运输机,里面没有什么游泳池、也没有什么图书馆、或者大型餐厅。它的大部分空间都被用来蓄能了。”林工解释说。

“真到了宇宙深渊孤立无援的时候,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能量、氧气、食物,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屁。”贺行回答。

虽然道理是那个道理,但是话粗理不粗。

当他们的飞机停在了太空母舰的甲板上, 那种稳定安心的感觉让贺行发出了一声感叹。

当通道关闭, 他们经过了层层的身份验证之后,终于进入了太空母舰的内部。

空气中弥漫着很淡的薄荷味道,提神醒脑。

他们进入了移动走廊,进入了电梯,如果没有专人陪同, 贺行毫不怀疑自己会迷路。

他们进入了一个被重兵把守的通道,然后豁然开朗,进入了一个广阔的空间。

而这个空间里,停着三艘崭新的战舰,安静沉稳,虽然蛰伏着,但仿佛流动的背脊线条隐隐透露出厉悍的征服欲。

贺行已经见识过【狂澜-21】,但是眼前的新型战舰,让贺行的心脏跳动了起来。

脑海深处有一种冲劲,顺着血液一直涌向指尖,涌向眼睛。

他被一股力量牵引着,走向新型战舰。

然后他发现,新型战舰的炮口比【狂澜-21】多了三分之一,蹲下来仔细看,射击口的转向轴承要更加精细。

林涵驾驶轮椅来到贺行的身边,顺着贺行的视线望过去:“它的狙击口比【狂澜-21】多出了三分之一,这意味着火控手的操作难度比以往高出了三分之一。”

“太漂亮了……”贺行根本没有把所谓的“操作难度高出三分之一”放在心上,而是露出了极度向往和欣赏的目光,“如果何欢在这里就好了……”

不远处的周洪扬高了声音:“你小子确定多出三分之一的狙击口你能操作的了?我跟阿韵可是提前训练了一周的时间。”

贺行回过头来,扯起了嘴角:“我从来都不担心狙击口太多。”

言喻风笑了一下,他也发现了新战舰的能量盾释放口也比之前多了将近三分之一,这意味着战舰本身的防护要比之前更高。

“我也从不担心防护盾太多。”言喻风说。

陆续有身着隔热服的操作员列队站在战舰前。

“嘿,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响起。

贺行回过头来,看到了道森。

“你小子竟然在这里,还以为你会跟何欢一起去支援方舟空间站呢。”道森的眉头蹙了起来。

“就算单人驾驶,何欢也很6的。”

贺行这句话说得自己都没底。

道森也是S级的操作员,贺行在对视的一瞬间就明白了道森没有说出口的话。

何欢一个人,在焦灼的车轮战里长时间操作两个位置,而【狂澜】系列的性能太过优渥,要求他的反应随时保持敏锐。

他还能消耗多久?

甚至于……他还活着吗?

贺行握紧了拳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黑魇之战他都熬过来了。在没有见到你之前,他是不会轻易让自己挂掉的。”

贺行一回头,看见了陈玉。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陈玉穿着隔热服,剪了寸头的样子,利落阳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玉哥。”贺行张了张嘴。

另一个声音响起:“你该不会要留着眼泪,抱住陈玉吧。”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见到了另一个男人。

“你是……谁?”贺行歪着脑袋,眯起眼睛。

这个人不但面熟,声音还有些耳熟,可贺行就是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

“你是故意的吗?”对方的神色冷了下来。

现场气氛忽然有些尴尬。

言喻风的手指轻轻戳了戳贺行,小声说:“我们在半小时之前才选中了人家,你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贺行顿了一下,这才注意到对方嘴角下面的那颗痣:“卧槽——林海琼!你竟然是林海琼?”

林海琼穿着隔热服,把整个人的身型都勾勒了出来。

这哥们儿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啊,而且肌肉紧硕,一看就很有爆发力。

“我不是林海琼,那我应该是谁?”林海琼走到了贺行的面前,“我本来以为自己会随便被派去某艘战舰做备用操作员,但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最新型号的战舰……”

“我和老言选了你。”贺行回答。

“为什么?我来的路上就听说了,我要跟随的都是A级操作员。你选我,是为了炫耀我永远得不到的操作员评级,还是告诉我你对我的命运有决定权?”林海琼看向贺行,那双眼睛很沉、很稳,也很纯粹。

贺行并没有回避林海琼的视线,而是指落落地看向对方,嘴角勾起了一丝带着自负意味的笑容。

“因为我们了解你。”

“了解我?就因为这个?”林海琼根本不相信贺行说的。

“因为我了解你的高傲。这是你这辈子唯一有可能证明你自己能力的机会。‘蓝色蚂蚁’是你这辈子洗不掉的污点,但是你却通过了联邦舰队的身体检测,说明这些年你都没有碰过‘蓝色蚂蚁’,自制力很不错啊。”贺行说。

“我讨厌你,贺行。我巴不得看着你从云端掉下来摔个稀烂,我巴不得你的脑袋被敌人的狙击弹打穿,我巴不得你死的越惨越好。所以你选我来当防御师……你的脑袋被门夹了吗?”林海琼冷笑着问。

现场其他人都紧张了起来。

特别是陈玉,他正要走到贺行和林海琼之间,担心他们俩会忽然打起来。

但是贺行却颤着肩膀,笑的更厉害了。

“你当然应该讨厌我。第一,我没有用过‘蓝色蚂蚁’,哪怕我当年战舰操作成绩全班第一还被派去开运输机了,我也没想过要用那玩意儿。”

林海琼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但是贺行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又向前走了一步,距离林海琼更近了:“我和你一样,都是预备役肄业,但是我拥有被评估考核的资格,成为了A级的操作员。”

林海琼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指节正在泛白,随时会抄起拳头砸到贺行的脸上。

但是贺行依旧没有收敛。

“何欢和我的匹配度是百分之八十七,我们互相之间没有妥协。虽然这句话很矫情,但我是他的一切。”贺行说。

林海琼的死死咬着下嘴唇,血丝流了出来。

陈玉和言喻风都看不下去了。

“够了。他现在是我们的队友,你应该给他最基本的尊重!”言喻风说。

“我就是要告诉他,我知道他很难受。”贺行忽然吼了出来。

林海琼怔住了。

“他的不甘心……我懂。但是何欢那么挑剔,那么不愿意妥协的一个人,曾经选中了你做他的搭档。林海琼,你有没有想过当何欢知道你使用‘蓝色蚂蚁’之后,没有帮你求情的真正原因,是你伤害了他的信任?”贺行冷声问。

林海琼握紧的拳头缓慢松开。

良久,他咬着牙开口说:“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把你送到他的身边。”

林海琼想要证明的骄傲,从来不是给联邦舰队看的,而是给何欢看的。

“既然这样,登舰吧。我想我们需要磨合一下。”贺行抬了抬下巴。

陈玉和言喻风不约而同呼出一口气来。

“妈的……还真以为他们会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贺行敏锐地感觉到他们的脚下轻微震动了起来。

头顶也响起了广播的声音。

“请各部门做好准备——请各部门做好准备——‘漫步者号’太空母舰即将离开地球。”

接着是倒计时。

脚下的震动越来越强烈,通道墙壁上的全息屏幕忽然亮起,

他们看到了巨大的太空堡垒如同刚刚醒来的巨兽,发出嗡鸣的咆哮声。

海水被太空母舰的推进力挤压向四面八方,巨大的海浪形成环形的海墙,浩浩汤汤。

母舰一点一点离开了海面,海水沿着母舰的边缘坠落下来,如同巨大的瀑布。

这场面,让贺行心绪激动,仿佛看到了神话。

母舰不断加速,离开了大气层,冲向了浩瀚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