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 “漫步者”号开始震动,就像是火山爆发前的嗡鸣。

熔浆仿佛在流动,逐渐汇集成一股巨大的能量, 紧接着震动更加剧烈,他们所待的【狂澜】战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起, 差一点撞到天顶!

“漫步者”的粒子炮发射了出去,强烈的光束将这片宇宙照亮, 冲向了敌人的母舰, 敌方母舰的防护盾集中在了被击中的地方,它也被粒子炮推离了原本的航线。

“漫步者”号又做出了第二波准备发射粒子炮的驾驶, 开始震颤积蓄能量。

“要第二发了?”贺行的双手撑着头顶, 他的脑袋差一点撞上去。

何欢眯起了眼睛,想了想说:“不会。如果还发射粒子炮,就会陷入敌人的陷阱。”

“你的意思是……那艘敌舰故意用这种方法来骗我们发射粒子炮消耗能量?”

“对,它的体积比我们的母舰要小很多, 这意味着它的速度和转向都更为灵活, 要避开我们发射的粒子炮其实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第一发,它选择硬扛, 这就是引诱我们发射第二发粒子炮。直到我们的能量不够支持战舰的团战。”何欢回答。

“这就要看宋炙上将怎么决定了。”言喻风说。

但是宋炙上将的决定,也要看“火卫一”的情报——到底火星上剩下的是敌人的母舰, 还是金蝉脱壳后的空壳?

所有的战舰操作员只能端坐在舱内, 安静地等待着出战的那一刻。

贺行闭上眼睛,心脏难以克制地比之前跳动得更快, 他们的热血他们这么多年来的付出和牺牲, 就是为了这一刻。

有人扣住了他的手,对方的手指嵌入他的手指之间,缓慢地收拢。

那一刻, 贺行想起了自己的故土,他们的母星,地球。

他想念所有的山川大河,想念那些高楼大厦,想念蓝天白云,从前觉得理所当然,现在连回忆里的颜色都变得无比珍贵。

手指被扣住的力量太大,让贺行吃痛。

他侧过脸,看到了何欢的眼睛。

那双深邃的眼睛通向了另一个世界。

贺行看到幽深孤独的世界仿佛聚起了亮光,流云带着柔和的玫瑰色裙边扯开了天幕,海蓝倒影着日光晕射出绚烂的花,热烈地绽放像是要撑裂开贺行的视界。

他是他的峭壁,也是他的花。

是他的枪,也是他耳边的诗。

是壮阔的大海也可以是起伏到世界尽头的沙漠。

何欢是贺行所能想到的所有关于美好的事物。

我爱你。

贺行张了张嘴,喉咙哽咽着没有发出声音。

何欢却笑了,嘴唇微启:我也是。

然后贺行笑了。

“所有战舰准备出战!防御炮掩护接驳口!所有战舰打开你们的防护盾!”

广播里传来宋炙的声音,带着射石饮羽的力量。

这是真正的背水一战!

所有人压下了氧气面罩,系统进行校正。

贺行有一种预感,无论如何,这都可能是最后一场实战。

何欢作为舰长,声音平静,仿佛这和之前每一次的演习都没有区别。

“氧气系统校对。”

“校对完毕。”

“平衡系统校对。”

“校对完毕。”

“能量储备读数。”

“能量储备百分之百。”

“转舵系统与火控系统开始匹配。”

何欢的声音落下,整个舱内言喻风、李昭华还有后备操作员林海琼都紧张了起来。

在之前的实战演习中,何欢和贺行的匹配度是百分之九十二,这已经是历史最高了。

他们都在担心,在这样紧张的状态下,两个人的匹配度还能不能保持这个巅峰状态。

很快就通过了百分之八十的匹配度。

数据增长开始变缓,后排的李昭华和言喻风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而后备席位上的林海琼死死地盯着那个数据,舱体内紧张到仿佛可以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

百分之九十二了。

李昭华和言喻风松开了拳头。

百分之九十五。

林海琼勾起嘴角淡然一笑。

匹配率还在往上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