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一度的力盾杯飞舰锦标赛决赛。

整个场馆内一片沸腾。

在联邦舰队的专属观众席上, 坐着十几名身着舰队军装的操作员。

自从火星母舰被消灭之后,原本许多身份保密的操作员都走到了阳光下,不用再担心被火星刺客袭击, 业余生活也变得丰富了许多。

而对于场馆内的观众来说,除了现场看比赛, 还能近距离看到那些联邦舰队里的传奇人物,才是最兴奋的事情。

比如今天, 决赛的门票已经被卖到了将近十倍的价格, 原因是既然是决赛,东区舰队的何欢和贺行一定会来给“奶油焗牛肉”俱乐部加油。

不少人来看比赛, 都带着望远镜, 就是为了把何欢跟贺行看清楚。

比赛前的十分钟,这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出现,可把现场观众给急坏了。

“何欢还有贺行是不是不来?如果不来的话我这票就白买了!”

“是不是舰队有演习?可是没见东区舰队公布演习安排啊!”

“听说他们就要新建成的空间站驻守了,如果今天没看到他们, 就要一年后了。”

“不会吧, 我不要……我的何欢老公,我的贺行崽崽!”

其实何欢还有贺行早就来了, 只不过他们都在比赛的后台,陪在叶阳的身边。

“我好紧张。怎么办, 我要对战林教练带的团队了, 他们都好厉害!”叶阳进入紧张模式,握着拳头围绕贺行跑圈。

做几十个螺旋飞行都不会头晕的贺行, 还真的被叶阳闹得发昏。

他忍受不了了, 就像拍蟑螂一样,一把将叶阳给摁住了。

“你再转圈儿,信不信老子拍死你?”

经理王天锤赶紧过来, 非常英勇地挡在了叶阳的面前:“你可不能乱来,小叶阳要是有什么,我们决赛就全垮了!”

“好吧好吧……”贺行叹了口气。

“看来今年的冠军要归我的俱乐部了。”林海琼的声音响起,带着七分玩笑和三分调侃。

“开什么玩笑,你虽然厉害,但我们俱乐部的队员们也是被一群疯子训练出来的。”贺行揣着口袋笑着说。

这么多人穿舰队制服,每一个都是笔挺整齐,只有贺行,开着领子,衬衫也从来不压进裤子里,总是揣着口袋的样子,一副不受管束的调调。

可偏偏,大家就喜欢看他这样。

林海琼这辈子是没机会穿舰队制服了,所以每次看到贺行就这样,就会忍不住上前,车扯一把他的领子,“你小子衣服能好好穿吗?”

“这都不在基地里了,还不让松口气?”贺行嫌弃地看着林海琼要给自己系口子。

何欢走了过来,挪开了林海琼的手,笑着说:“小林子,这个男人的扣子,只有我能打开,也只有我能扣上。”

然后何欢很认真地给贺行系扣子,一边动手一边说:“毕竟一会儿上了观众席,会被拍到。如果你看着不够整齐,会被叨叨的。”

“啧。”贺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林海琼从口袋里把墨镜拿出来,戴上。

其他的队员好奇地问:“林教练,这室内没有日光,您带墨镜干什么。”

“我的眼睛不是钛合金做的,怕被闪瞎。”林海琼摇了摇手就走了。

何欢回过头来说:“小林子,比赛完了一起吃饭啊。李昭华和言喻风都来了。错过这一次,要等下一年了。”

“嗯哼。”林海琼只留给他们一个酷酷的背影。

何欢和贺行在比赛前最后三十秒才出现在了观众席上。

当他们坐下的时候,整个会场会然响起热烈的呼喊声。

一旁的周洪搂紧了阿韵,不爽地说:“你们俩一出现,就闹那么大动静,差点吓到我的老婆孩子。”

“啧,你个不要脸的。本来应该是你要去火卫一,我们看在阿韵和干崽的份上替你去,你不知感激还怪这怪那的,屁事真够多。”贺行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何欢坐下来,理了理衣领,一个简单的动作,在场的女观众们又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