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附中有一点还是比较好的,就是按照身高来分配座位,当然除了讲台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座位是给那种特别不守规矩的学生之外。

同学们纷纷起立,虽然也有同学长高了,但大部分没有变化。

江暖被向后调了一排,和饶灿并排,但是不在一个小组了,反而她的后面就是陆然。

江暖放下了包,趴在桌上忍不住向后瞄了一眼,陆然正低头看着奥数,心无旁骛的样子。

第一天几乎没什么事情,但是老师倒是把寒假作业都收走了,同学们都知道任课老师并不会像是改月考卷子一样去改寒假模拟试卷,只会看一下大概哪些题目做错的人多,或者那些题不会做的人多,然后重点讲解一下。

江暖背着书包,有些紧张地走向班主任的办公室。

接下来,将是她一个人的战场,关系到她之后的选择以及老爸的认同。

在走廊上,江暖碰见了教英语的蔡老师。

虽然江暖已经不记得蔡老师因为她曾经的同桌李书悦成绩下降而迁怒她的事,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蔡老师好。”江暖向她打招呼。

蔡老师停了下来,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江暖……你生病的事情,我听说了。”

“哦,可我现在没事儿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上学期的东西实在不记得了,你真的可以考虑来文科班。在文科方面你还是比较有优势的……虽然过去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蔡老师抬了抬眼镜。

“啊?什么……”

“那次你和李书悦上课讲话,我让你站到后面去……其实看你当时快哭的样子,我心里多少已经知道李书悦上课走神不该怪你。文理分班的时候,我看你没报文科班是有点惊讶的,然后就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所以才不想来文科班。我在这里跟你道个歉,既然现在有重新选择的机会,老师希望你选择自己喜欢的、有优势的去迎战高考。”

说完这些,蔡老师微微呼出一口气来。

江暖知道,一个老师向学生道歉是不容易的。蔡老师是真心为她好,才会这么说的。

她露出大大的笑容来:“老实说那件事在我的失忆范围内,所以我根本没放心上。我努力了一个寒假,肯定还是想要模拟测试有个好成绩的。但是蔡老师你说的转去文科班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谢谢您这么为我着想。”

蔡老师微微笑了笑:“对啊,你们这个年纪也是半大不小的人了,自己的未来自己好好想。”

江暖去了班主任那里,一个下午,她要完成数学和理科综合的测试。

大概是因为老师担心她脑子真不好使吧,卷子大部分都是基础题,大答题稍微上升了点高度,最后的一两题复杂了一点,江暖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从年级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江暖就看见程豆豆和饶灿一个坐在双杠,一个靠着单杠,两个人正分着一包辣条。

“给我吃一口!”江暖跑过去。

程豆豆叼着最后一根,在江暖跑进来之前已经在嘴里嚼了。

“没了。”

“你怎么这样啊!一根都不给我!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江暖说。

“我们的友谊就值一根辣条?”

“你以为呢?”

“那我吐给你吃吧?”

“……你真恶心。”

“考怎么样?”

“大部分都会做,估计比平时考试的时候要好点吧,老师手下留情了。”

“啊,我还期待着你来文科班陪我呢。”程豆豆说。

“嘿嘿,不瞒你说,蔡老师都想我去文科班呢。”江暖得意地说。

这时候,后面传来“哗啦”一声,江暖他们几个一回头,就看见是陆然和他们班另外一个男生,垃圾桶倒了,准确的应该说是垃圾桶的拉手断了,陆然手里抓着拉手,桶子却翻在地上。

“哎哟!真倒霉!这破垃圾桶什么时候不坏,这时候坏!”

陆然没说话,低下头来很快就把掉落的垃圾清理,然后和那个男生走了。

“江暖,你觉得陆然会不会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哈?”江暖不明白程豆豆在想啥。

“你就是那个绑匪啊,劫持他劫持的久了,没你他还过不下去了。”程豆豆煞有介事地说。

“如果陆然听到了,你猜他会怎样评价你?”

“怎样评价?”程豆豆一脸期待。

“天真无邪脑洞大,幼儿园最适合你。”江暖模仿陆然的语气说。

“你真讨厌!”

三个人一起走回家,上了公交车。

当公交车转弯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他们班的李铁头载着一个女生。

江暖立刻乐了:“哎哟!李铁头厉害啊!这么快就带上漂亮女同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