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 全场一片寂静。

江暖没控制好惯性, 向前栽去。

陆然本来是可以侧身躲开的,但是忽然伸手将她一把抱住了。

“漂亮!”穆生鼓起掌来。

旁边几个孩子也跟着鼓掌。

“你们鼓掌, 知道刚才向荣哥哥厉害在哪里吗?”旁边的女教练笑着问。

孩子们点头。

“是步伐!”

“对的。花剑很注重节奏的转换,而重剑在乎追击之后的一击致命。但是我们佩剑,是攻击距离的较量。我们的脚下步伐一定要富有弹性收缩自如。刚才向荣哥哥的步伐相当连贯, 三个交叉步接长弓步,没有一点点的停顿, 一气呵成,没有给对手留下一点反击的距离和机会。”教练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耐心地解释。

他们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江暖好不容易站直了自己, 抱着自己的陆然却不知道为什么胳膊一用力, 江暖整个就撞进陆然的怀里, 脑袋撞在陆然的下巴上。

“哎哟……”江暖赶紧收声, 她不确定陆然听见了没有。

“看不出咱们陆然这么有风度呀!我们之前担心他残害祖国幼苗,看来是多虑了。”徐梓天说。

穆生侧过脸来, 又在徐梓天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你是不是傻?”

“啊?怎么了?”

“你就没觉得,人家向荣本来就站稳了, 陆然还要拉人家一下, 就是……”

“就是要报复?”徐梓天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穆生。

穆生无奈了:“对对对,就是要报复。”

江暖抬手推了陆然一下, 陆然一松开, 江暖向后退, 护面松了, 眼见着就要掉下来,却没想到对面的陆然却伸手帮她拖了一下。

“你就不怕憋死自己。”

依旧是清冷的语气,但是却有点轻。

江暖咽下口水,赶紧将护面戴好。

下一轮一开始,陆然就在瞬间逼近了江暖,连续两个交叉步接弓步,劈中了江暖的肩膀。

一切在转瞬之间,陆然就拿下了这一剑。他再现了刚才江暖对自己的得分,而且完成的更加迅捷利落。

“卧槽!斗转星移啊!”贺正感叹道。

“什么斗转星移?”徐梓天问。

“姑苏慕容啊!斗转星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就是江暖是怎么从他那里拿下一剑,他就在下一局怎么赢回来。

“太过分了!这样会挫伤人家孩子的自尊心啊!”徐梓天说。

结果后脑勺又挨了穆生一掌。

“你是不是真傻?初中学生能有那样的步伐?那样的弹性?那样的技术?搞不好是其他省市转过来的,有运动员资质的……不过个子小了点。”穆生说。

他一抬眼,就看见贺正捂着嘴巴,笑的一脸奸诈。

穆生小声嘀咕:“总不会是某个教练亲自上阵了吧……”

虽然陆然用她得分的方式反将了她,但是江暖却一点都不生气,她在原地跳了两下,心里面忽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期待。

眼前的陆然,就像一个盒子,每一次只要打开一道缝隙,就会让她见识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江暖舔了舔嘴唇,准备好再次迎战。

又是一局开始,双方主动出击,你来我往都快拼出火花来,和陆然对阵,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

眼见着陆然将她就快逼到尽头,江暖的心却从容了起来。大概就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和陆然的差距在哪里,这样的清楚,也是一种清醒。

就在某一个瞬间,江暖惊险地挡住了陆然凌厉的一剑,在所有人以为她会调整步伐的时候她却骤然加速,剑尖由下而上,挑刺陆然。

场边的沈教练愣住了,穆生和徐梓天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江暖这一击果决,没有给自己留任何余地,而陆然的反应已经十分迅速但是这一剑还是狠狠地命中了。

陆然退后了一步,站在那里。

江暖停顿了一秒,就忽然原地跳了起来。

她又击中陆然了!她朝着贺正比了个手势。

“卧槽,这一剑不是人干的……这小子绝对是高手假装初中学生。”穆生几乎已经肯定了。

“不是吧,谁那里的?去年的比赛没见过啊!”徐梓天眼巴巴地看着江暖的身影。

在场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学员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望向沈教练的方向,沈教练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等比赛结束了再说话。

“我感觉,下一剑,陆然会让他哭出来……”穆生说。

“额……是哦……”徐梓天吸了吸鼻子。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陆然却走向了对方。

原本还在小雀跃的江暖看着陆然一步一步地靠近,他伸出手来,江暖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陆然却隔着护面,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刚才那一剑很惊艳。”

江暖愣在那里。

陆然是在夸她吗?

是因为那一剑自己做的真的很完美?

还是因为他以为她真的是初中生,所以才夸她?

但是下一轮,将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