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

“不然你做我的女儿吧?”陆然撑着下巴, 侧着眼睛看着江暖。

“呸!”

陆然离开江暖房间的时候,江暖低着头心里雀跃着牢头终于要走了。

谁知道她的脖子却给轻轻掐了一下。

“真想给你上个狗头铡。”

“啊?”

等到陆然离开了,江暖才想起来陈世美就是被狗头铡看了脑袋的呀!

第二天的下午,江暖如愿以偿地和程豆豆还有饶灿在电影院门口见面了。

“哈哈哈!我的暖爷,你这穿的是什么啊!”

饶灿今天打扮的可好看了,呢子大衣牛仔裤和雪地靴,整个人又时髦又纤长,一点不显臃肿。

就连豆豆也看起来可爱极了。

反而江暖穿着驼色的大衣, 旧旧的, 领口还带着毛球。

“唉, 别提了!我羽绒服不是掉进水塘里,给彻底报废了么, 还没来得及买新的嘛!”江暖扯了扯衣领, 她本来就对衣着打扮不讲究。

“没关系,这几天商场折扣可厉害了,我们陪你去买件新的。”

提起这个, 江暖扯了扯嘴角,“别提了,我今晚还得回家写化学卷子呢。”

“怎么了?明天都要年三十了!还写什么卷子啊!”

“因为‘外挂’太强大啊。”

“什么外挂?”程豆豆不解地问。

“就是陆然啊!他竟然自发主动地向我老爸提出来帮我复习基础知识!我现在每天都跟上了发条似的, 一分钟的觉都不给我多睡。”江暖悲哀地叹了一口气。

饶灿笑了:“我就说要是还有谁能救你, 也只有陆然了。”

“诶, 等等……陆然的寒假作业是不是做完了?你能不能借来给我们看看?”程豆豆的眼睛里亮起了小星星。

“你觉得陆然是那种会借寒假作业给别人的人吗?”江暖反问。

程豆豆摇了摇头。

“你可以把我们不会做的题, 都拿去问陆然嘛。你会了, 我们就都会了。”饶灿眨了眨眼睛。

“哎哟喂, 知道了知道了。晚上把你们不会的发给我,行了吧?”

“唉,这才是我们的暖小爷啊!”饶灿抱着江暖的脸,用力亲了一下,“一会儿巴比伦的自助餐,我请啊!”

“不是吧!又吃巴比伦!那可不是自助餐——是自虐餐!你们早说要吃巴比伦的自助,我就先吃一片吗丁啉啊!”

“有的吃废话还那么多!”饶灿狠狠地摁了一下江暖的后脑勺,“你也不算算,肯德基的新奥尔良烤翅多少钱一对儿?巴比伦四十五一个人,你只要吃下八对儿烤翅,我们的自助餐费就挣回来了!”

“八对?我们哪次不是吃完第五对就腻到不行?”江暖摊了摊手。

“那你到底去不去?”饶灿勒了勒她的脖子。

“去!去!行了吧?这还没开始硬塞呢,别让我现在就吐了!先说好了!别拿那么多烤翅!吃不下又要非逼着我吃。”

“哎哟,男朋友不就是这个么个用处吗?”

“我才不是你们的男朋友!”

“可你是我们的暖小爷啊!”

比江暖还高小半个头饶灿非常腻歪地依靠在她的肩膀上。

虽然事先早就约法三章,但是当她们在巴比伦里坐下来,就非常自然地陷入到了期待和争抢烤翅的气氛当中。

基本上每次烤翅刚上来,不到一分钟就会空盘,三个女孩儿坐在那里,程豆豆撑着叉子,虎视眈眈地看着烤翅的空位。

就在戴着白色高帽的厨师刚刚把烤翅端上来的时候,程豆豆第一个就冲了上去。

“诶!豆豆!别拿太多了啊!”

程豆豆还没站到烤翅前面,就被两个高大的男生给挡住了,眼看着烤翅又要空盘,饶灿推了江暖一把,示意让她去帮帮程豆豆,不能让她一个人吃亏。

江暖吸了一口气,将两边的袖子向上撸了撸,还以为要去干架,谁知道她来到了其中一个男生的身后,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诶,兄弟啊,你的毛爷爷掉了啊!”

“是吗?”

两个正在夹烤翅的男生不约而同都低下头来,程豆豆直接把盘子伸过去,连夹子都不用,舀了一盘鸡翅。

江暖看着豆豆,她完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神操作。

两个男生发现地上没钱,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大半份的鸡翅就这么没了。

“喂,你们这样不好吧?”其中一个男生看着江暖和程豆豆说。

“啊,哪里不好了?”

“先来后到啊!我们先来到鸡翅这边,应该我们先盛啊。”

巴比伦每一次烤出来的鸡翅并不少,只是来吃饭的客人们都知道吃烤翅是最划算的方法,于是都来盛,动作慢一点的可能一个鸡翅尖儿都抢不到。

“这个盛鸡翅又不是百米赛跑,还得比谁先跑到目的地。盛着了就盛着了呗。”江暖耸了耸肩膀,“难不成你还和女孩子计较呢?”

两个男生顺着江暖的肩膀看过去,正好看见了饶灿。

饶灿微笑着点了点头,笑的那叫一个优雅御姐范儿,两个男生的气顿时消了。

“怎么了?”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样熟悉的,仿佛是从脑海中流淌而过的大提琴声响,江暖回过头来,看见了那个身型修长的身影。

他还是穿着那件简单到毫无款式的毛线衫,越是简单就越将他衬托到出众。

“陆然?你……也来吃巴比伦了?”

其中一个看向陆然:“陆然,你认识她们?同学吗?”

另一个长着娃娃脸的跟着说:“她们几乎把烤翅扫荡干净了……”

“那就让她们吃,只要她们有本事吃的完。” 陆然看着江暖,嘴角又是那丝若有若无的浅笑,他转身,手指轻轻在墙上敲了一下。

墙面上挂着一个牌子——浪费按五倍罚款。

看着那块牌子,还没开始吃,江暖就已经觉得自己饱了。

回到位置上,程豆豆就后悔了。

“完了完了,那两个男生和陆然是一起的!我们把鸡翅都舀走了,陆然会不会生我们的气,然后不教小暖了啊!”

“别担心了,他才不会呢!要是我老爸每天为我能不能继续读高二忧心忡忡,陆然更难受。在整个南市,他都找不到比我老爸更好的教练了。”

嘴上这么说,江暖的心里却不受控制地关注着背后的那桌。

他们聊天的声音,他们刀叉和盘子相触的脆响,他们碰杯的声音,都撞在江暖的神经上。

徐梓天凑到陆然的面前,小声说:“陆然,那三个女生都是你们师大附中的?挺豪放的啊!这么能吃,以后谁养得起啊!”

“你养你自己都困难。”陆然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那个长头发的女生叫什么名字?”穆生时不时往饶灿的方向看。

“自己去问。”

“那个呢?那个用盘子舀鸡翅的……”徐梓天毫不遮掩地盯着程豆豆看,程豆豆低着头,一脸没胃口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怜。

“你没听见我们陆掌门说‘自己问’吗?”穆生笑了笑,一副真的要起身的样子。

穆生正要过去套近乎,陆然冷不丁扔下一句。

“江教练的女儿就在那里。”

“什么?你是说……咱们祖师爷的女儿也在?哪一个?”徐梓天立刻转过头去看她们。

“别那么盯着人家看,丢份儿!”穆生敲了一下徐梓天的脑袋,“让我猜猜看,祖师爷的女儿必然有神仙姐姐的气质,一定是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儿!”

“可我觉得应该是那个盛鸡翅膀,脸圆圆的那个!”

这时候,饶灿已经用盘子,把程豆豆盛的鸡翅分了一半出来,起身准备给陆然他们端过去。

“好了,豆豆,别那么丧。你们两个决策失误,就由我去公关弥补。陆然不会生你们气的,不就是烤翅么?”

饶灿端着烤翅来到了陆然那桌,穆生立刻就站了起来,连带着徐梓天也站起来,只有陆然仍旧坐在那里。

“刚才不好意思,我们豆豆超级爱吃烤翅,可每次来了都抢不过别人,这次看着刚出炉的烤翅激动了一点。早知道大家是自己人,哪里用得着抢啊。”

饶灿那句“自己人”让穆生立刻喜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