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晨跑半个小时, 接着一个小时的基础练习, 刷牙洗脸去学校。然后每周二、四晚上八点到十点,和周六全天对抗训练。”

“你这是苦行僧的生活。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兄弟。”江暖虽然佩服他,但是一点也不想把自己的生活也变成那样。

看起来专注、严格、自律, 但是一点快乐都没有。

“可就算拼尽全力, 也追不上被遗忘的速度。”

江暖笑出声来:“不是吧……你是去年全国青少年体育俱乐部联赛U16男子佩剑冠军!常年盘踞咱们师大附中年级前十!你还想怎样被记住啊!”

难不成还得给你募捐, 建一座纪念碑?

“江暖,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一个人,再重新来一次,你还会喜欢同一个人吗?”陆然用一种很淡的语气问她。

就像是问她如果你昨天听了天气预报,今天会不会记得带伞一样。

“这样的问题和雨天比较相配, 与你风格不符。”江暖摇了摇手指。

因为陆然根本就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他这种人一旦确定了目标,会心无旁骛, 专注到让其他人发疯。

“为什么?”

“因为你执着、高傲、目中无人。”江暖侧着脸,她这么说也是因为不明白自己怎么曾经喜欢过陆然?

“如果我放不下一个人,执着也必须为她回头,高傲也只能为她低头,目中无人就只能摔裂了自己让她进来。”陆然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

但这在江暖看来, 就像偏执狂一样。为了一个人放弃自己的一切这不是理智如陆然会做的事。

但为了一个人不惜放弃自己的一切, 也只有执着如陆然这样的才能做到。

“那你到时候记得告诉我。看在你寒假给我补课的份儿上, 我努力长高, 在你流泪的时候给你依靠。”

“现在做卷子吧。除非你不想江教练给你的申请表上签字。”

这是她的软肋, 一下子就被拿捏住了。

真讨人厌!

还以为能和你正常聊天呢!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把卷子摊开,一道题一道题认真看了起来。

从一开始对卷子上每一个字的抵触,到听见陆然平稳的呼吸声,江暖的心绪也跟着凝结了起来,当江暖最后一道题做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陆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时间到。”

江暖停了笔,陆然把她的卷子拿过来,从头改到了尾,正确率比她自己想象的要高一些。

陆然把卷子还给了她,“最后一题到目前为止思路是对的。再看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江暖刚低下头,陆然的手就伸了过来,轻轻摁在她的头顶。

那一刻,江暖的肩膀差一点要耸起来。

他掌心的温度,甚至于他的指尖如何嵌入自己的发丝之间都变得细腻起来。

江暖侧过脸去看陆然,发现陆然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漫画书,而摸她脑袋的动作只是“顺带”一样。

做题!做题!做题!

江暖不开心地挥开陆然的手。

一切又再度安静下来。

最后一题是综合题,还结合了不少之前的知识点,越往下,江暖的脑子就有点乱,到后面山穷水尽了,正想要抬手拽一拽陆然的袖子,一抬眼看见台灯留在桌面上的影子……陆然好像是撑着下巴在看她一样。

这是不可能的。

江暖侧过脸,发现陆然的视线是在他摊在桌上的漫画书上的,虽然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翻过页面了。

“还能做下去吗?”陆然的声音比平时要轻,像是怕惊醒了什么,但是眼帘仍旧垂着,慢悠悠地将漫画书翻到了一下一页。

“不能了。”江暖摇头。

陆然拿过草稿纸,流畅地写了下来,好像他早就预料到了江暖最后问题会出在哪里。

ABU=ACU=-mgR/2q=……

江暖凑着脑袋看着,恍然大悟。

“脑子别太死了。”他一贯清冷的声音里,不知道为什么江暖感觉到一种柔软。

陆然又帮着江暖把前面错掉的单选和多选也分析了一遍,江暖觉得自己的脑子就从没这么清新过。

这时候,江暖的妈妈叫了起来:“哎哟——这个水龙头怎么回事儿啊!”

陆然起身,修长的手指在草稿纸上敲了敲:“我去看看。你把这道题再过一遍。”

“哦!知道了!”江暖趴下来。

陆然一走,江暖就开始分心了,一会儿去看看那本漫画,又担心以陆然近乎强迫症的记忆力会清楚地记得漫画书翻到哪一页,是以怎样的角度扣在书桌上的,于是还是把手收回来了。

她站起身,在自己的房间里伸了几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就看到了木头门上的一排横线。

这是她从小学到高中长个子留下的痕迹。

江暖低下头看了看短了一点点的校裤,有些兴奋地从书架上拿了一本新华字典,顶在脑袋上,到门上划线。

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拧开了,江暖头顶上的字典也掉了下拉,哗啦一声响。

陆然站在门口,低着头。

“那个……我……”

“量身高呢?”陆然的袖口捞在小臂上面,露出他利落的小臂线条来。

他弯下腰,把字典捡起来。

江暖愣在那里,陆然是怎么一看见字典就知道她在量身高的?

陆然扣着字典,将门关上,侧过脸来看了一眼门上的横线。

江暖还在想着自己要怎么解释她没好好看最后那道题,还在房间里拎着本字典。

他又要靠近她了,江暖忍不住去看他的唇角,去观察他眼底的狡黠,仿佛这样能抓住陆然也有成为坏孩子的可能性。

“如果你不是想量身高,就是埋伏在门后面,打算用字典砸我。”

“我是量身高!”

要埋伏你,我也不用字典啊!多不解恨啊!

陆然的手伸过来,轻轻点在江暖的脑袋上:“去门那边。”

“不是吧?我就是拿个字典量个身高,你就要我面壁思过啦?”

“我给你量。”

江暖愣了愣,陆然说要给她量身高?

他会这么好?难道有阴谋?

“你量不量?”

“不量了。”

“真的不量了?”

他的表情就像那天晚上向她证明《天是红河岸》男主在现实里并不会被女生喜欢的样子。

“不量了。”

搞不好你又是要嘲笑我根号二呢!

“本来看着你好像长高了一点,但你这么不想量,估计是刚才量过了发现没长吧。”

陆然刚要把字典放书桌上,江暖马上开口:“量!”

气死我了!

我怎么可能没长高!

江暖转过身来,挺直了背脊,贴在门上。

她必须要坚决证明,自己长高了!

陆然拎着字典走过来,随着他越走越近,江暖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

“不过量个身高,你不用这么严阵以待。”

陆然的手抬了起来,轻轻将字典放在了江暖的头顶,那一刻,江暖才发现,陆然好高,他的肩膀很宽,当他的手抬起来到她的头顶,就像是一场席卷而来拥抱世界的潮汐。

空气里,鼻间都是陆然的味道,很淡很淡的清爽气息。

他的脸侧了过去,在背光的阴影里带着一丝神秘感,仿佛压抑着,酝酿着,但却又欲言又止,让人抓心挠肺。

他的眼睫真的很好看,就似透明的振翅欲飞的蝴蝶羽翼,江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正看着对方。

他的目光很专注,让江暖的脑海中产生某种莫名其妙的想象,仿佛自己的身高成了让他放在心上不断思考的习题,她的头顶传来铅笔画在门上的沙沙声,一下一下,好像刻在她的心头。

“好了。”陆然轻声说。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陆然说话的声音都很轻,就像是在后悔江暖差一点要跳上他的自行车后座而他却扬长而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