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训劣弟容悦明事理(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宫毕竟不是她们家的,哪里是说进就能进的,况且又要说这等体己话。

觉罗氏自然明白其中关节,笑道:“六姐姐怎么忘了,如今已是正月末,二月初八是太皇太后的生辰,早上还跟秦管事商议准备贺礼的事,正好一并入宫拜寿倒也便宜。”

容悦目中不禁流露出几分赞许,道:“这倒是。”她看了看这一对璧人,想着既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少不得要关心一下他们小夫妻的感情问题,于是夸赞道:“前儿我去信国公府吃酒,梅清备的礼单很是周到得体,年下的帐这样杂乱,竟也没一处不符的。宫里三姐姐也时时夸赞你的。”

听到大姑子在自家夫君面前给自己做脸面,觉罗梅清不禁微微脸红,笑道:“哪里,都是姐姐想的周到,弟媳不过依着老例办理罢了,日后定也会谨慎小心的。”

容悦微笑点头,觉罗梅清比法喀大两岁,是宫里的三姐姐选定的人,到底是稳重妥帖,她一向话不多,加上这几日大家伙儿都精神紧张,睡卧不宁,故而不准备留他二人用晚饭,便有心再说两句送客。

法喀却早听得不耐烦,给面子般笑了笑,道:“都是自家人,没那么多礼数的。”

容悦原本想端茶,听见这话,停下动作,补道:“正是这话,一家子和和气气,无拘无束才好。”

觉罗氏连连称是,法喀自然看在眼里,冲觉罗氏道:“你先回去,我跟六姐说两句话。”

梅清掩住眉目间失落,起身又福了福,走前又道:“听闻三姐姐旧疾又了,弟媳从娘家带了几株红参,最是补血气,调理身子的,这会子回去一并包了,一道捎入宫才好。”

容悦微笑道:“到底你有心了,姐姐知道,一定很高兴。”

觉罗氏再拜离去后,容悦立时变了脸色,训道:“方才在你媳妇面前,给你留着脸面,她为你操持中馈,上下左右没有一处不说她好的,你倒好,不多亲近着些,变着法儿的疏远冷淡。你这媳妇可是正经宗室家的小姐,举止大方,品行端秀,哪里不好了?”

法喀被她说的两耳起茧,见她又要说,连连挥手,苦着脸道:“得啦得啦,你不过大我一岁,别镇日唠叨,还没出门子呢,就先成了老妈子。”

容悦气噎,端了茶碗喝茶压惊,那白毫银针因多为芽头,如银针般满披白毫得名,滋味醇爽,香气如蜜,确是佳品。

容悦品着茶,道:“这茶不错,年上信国公家的燕琳姐姐开诗会,我带了些过去,她们都连连说好,前儿又打人来说茶瘾犯了,问我还有没有,因我剩的净是些底子,只好说托人寻寻,你若得便,再替我弄个几斤,回头我单独给你银子可使得?”

法喀倒笑了,道:“六姐这话说的,后半句那是臊我呢,咱们姐弟之间,什么时候分过彼此了?且不说宫里的三姐,你,我,小四弟是一母同胞,纵是剩下几个小的,要什么,我也断无不给的道理。只是,你当这茶叶来得容易,开口便是几斤?说起来,往年上,也不算什么,如今南边连着打了好几年的仗,老百姓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闲心采茶制茶?二者水6漕运早都断了,纵有些走私贩子,成色也不好。就你这点子茶,还是有人得了,千方百计送了……咳……给本国公爷尝新的,如今你又要,我只好舔着脸找人要去,只是几斤几斤这样的话,怕是难的。”

容悦听他这么说,忙道:“既然这样,我写信给燕琳姐姐说明便是了。跟南边有关的人和事,你少掺和,别不慎沾上些什么。”

法喀知道她话中的意思,这些年局势已好很多,前些年三藩叛军险些打过长江,京城人心慌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南北来往的人都要几经盘问。

“姐姐太小瞧了我去,我这些年的米是白吃的?什么事该做,什么人能结交,我心里是极有数,绝出不来大岔子。”

容悦不以为然,道:“莫非国公爷忘了那年,跟赫舍里家二爷打起来,直惊动到宫里的事?又是多少人费力善后。你看阿灵阿、尹德,小小年纪,每日里读书练武,你倒好,白请了那么多先生,都教到哪里去了。”

法喀抱头道:“姐,你又来了,难不成也要我学纳兰家的大哥哥,也去考个状元去不成,咱们家自有爵位傍身,我犯不着去丢那个人,至于阿尔吉善,他老在背后编排咱们家,就是放在这会子,我也不能饶了他”。

说到这个,容悦也止了话头,赫舍里家和钮钴禄家的争斗,已经一团乱麻,绝非避让妥协能扯清的:“你要学会忍一时之气才好,此外,科举的事不要在外面议论,这风向一会儿一变,姐姐既然叫咱们别趟这浑水,就算了吧。”

法喀道:“弟弟知道了。”

容悦唔了一声,歪在炕上,扶着额头,摆摆手叫他回去歇着,又呼贴身侍女宁兰。

方才主子们说事,宁兰则门口守着,这会子听见叫她,忙进了屋里,将在熏笼上烘的暖暖的靠枕塞在容悦腰后,又抱了锦褥来给她盖上。

法喀走到落地罩处,又转过身来,一手扶着杏子黄的垂帐说话,他原本就眉目俊秀,让杏子黄的软缎一衬,映的一对桃花眼里两汪流光逆转着。

“姐,上回你叫我寻折杨柳和梅花落的曲谱,需得琴笛合奏方妙,姐你可要学琴?我恰好认识个古琴师傅。”

容悦忙摆摆手道:“过阵子再说罢,不过是因着宫里老祖宗近来头痛眩晕,念叨起年轻时在草原上听过的牧笛,我才想起找来练练,没准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可我那笛子还是额娘在时,请了人教的,放了许多年,还不知能不能捡起来,先练练再说罢。”

法喀见她闭上眼睛,蜷缩在炕上,张了张口,未再言语,一折身,见和萱捧了热腾腾的香芋紫米粥过来,顺手端了起来吃了一口。

和萱是见惯了的,微微蹙眉,却听他说:“你煮的?味儿很不错。别瞧我,她睡了,也吃不了,不若便宜我。”说罢快吃了两三口,放回和萱端着的朱漆小托盘上,信步走了。

宁兰掀帘子出来,瞧见有人夺食,压低声音道:“又是大爷?整日介没半点正经。”

和萱道:“罢了,早知道的,何必动气,我再去给姑娘盛一碗就是了。”

宁兰道:“姑娘睡了,一会子叫小厨房给炖个雪鸡汤搁火上煨着就是。难为姑娘这几晚都睡不好。”

和萱点头道:“好姐姐,雪鸡汤早就炖着的,你都说了三遍了。我才叫小厨房也预备了两个菜给咱们,我在这守着,你先去吃,过会子再来替我。”

她们自小跟着六姑娘长大,自不见外,宁兰点头笑着端了托盘去了。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