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大限至帝妃天人隔(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容悦微微一笑,笑容中满是恬静和阅尽红尘后的飘然,她手中捧着一盒螺子黛走到床边跪坐在皇帝膝旁,歪头笑道:“皇上为我画画眉罢。”

贵妃面庞的一抹可疑的嫣红隐隐诉说着一切,皇帝却依旧不肯去相信,只说:“你不画也好看,朕这去看医书,去……”

贵妃如雪般的容颜上渐渐浮起一丝不忍心,只是撒娇般说:“不,我要皇上陪陪我!”

上天何等残忍,为何这大限来的这样快?

皇帝的心似乎被风雪冷冻,渐渐麻木,连整个脑袋都不能活动,不能思考,软塌塌一团浆糊般,只是接过螺子黛拿在手中,颤抖着为她细细描画着长眉。

四目相对,一样悲苦,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语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容悦抬手抚着皇帝的面颊,淡淡笑说:“皇上听,外头下雪了?”

那落雪亦是无声无息,可又仿佛是落在他们心里,只从那凉意就能知道,皇帝只紧紧凝视着她,声音中难掩那一丝遗失的恐惧:“悦儿,别离开我。”

容悦心头悲涩,不可能了……上天不答允……许是情深不寿。

那边厢春早挑了帘子进来,瞧见二人离别之景,亦是心算,只无声福了一福,禀道:“启禀皇上,娘娘,外头下雪了,今晨下起的,已有薄薄一层了,大臣们……”

落雪?皇帝听到这话,心中益发酸涩,不好预感如波涛般愈加强烈,皇帝只紧紧攥着她的手,那样用力的攥紧,似乎这样紧一些便能把她从死神手中夺回。

容悦回以柔柔的笑,说道:“皇上说,太和殿前的雪景最是漂亮,这是第一场雪,我想去瞧瞧……”

“等你大好了,咱们有的是机会,外头太冷,你不能受寒,”皇帝固执地不愿放弃最后一丝丝的希望。

容悦蹙眉薄嗔道:“可是我想去看。”

皇帝将她拉在怀中,默然半晌,只吩咐春早:“去取贵妃的斗篷来。”

春早应了是,取了莲青色绣银线雪莲花银鼠皮斗篷,皇帝将贵妃包裹的严严实实,方才抱她到院子里。

院子里文武百官跪在两旁,听到开门声,见皇帝面无表情,抱着贵妃缓步走出,只膝行上前,苦苦哀求唤道:“皇上,臣等求皇上临朝……”

皇帝恍若未闻,只是神色坚定地抱着贵妃往前走,容悦柔顺地贴在他胸膛里,步撵走的很慢,四周的声音已与二人无关,这最后的时间里,没有朝政,没有太子,没有颖贵人,也没有王如玉,也没有常宁,只有她和皇帝,静静地相守最后的时光。

皇帝觉得那寒风冷冽,只拿自己的玄狐大氅紧紧包裹住贵妃,问道:“觉得冷,咱们就回去。”

太和殿前一片白茫茫,帝妃二人在银装素裹里走着,冲怀里说道:“到了,悦儿。”

容悦缓缓睁开眼睫,那晶莹的六瓣雪花落在她眼睫上,成了一粒粒水晶珠子,整个人一尘不染,恍若玉人。

容悦伸手接住一瓣雪花,笑说:“今年的雪下得较往年早。”

皇帝沉默,容悦看着那瓣晶莹在掌心融化成一滴泪,竟似乎看的痴了。

皇帝心疼的拿手包住她的手放回胸膛里暖着,说道:“看一会儿咱们就回去。”

容悦面色莹白,直要与漫天盖地的雪融成一色:“皇上看这是什么?”

皇帝从她手中接过那一块鹅卵样的石头,容悦说道:“这是三生石。”

“三生石?”皇帝问。

“是,”容悦点点头“当初太皇太后临终前跟臣妾说过,三生石是情人的记忆石,若是情缘未了,人死后记忆和灵魂便会留在三生石里,五台山上有一位得到的高僧,可以将三生石里的记忆连通来世,让带着三生石转世的人,来生还有三世情缘可续。”

人到绝路总会抓住所有希望,皇帝紧紧握着那块石头,仿佛那就是容悦可以续命的仙丹,嘴上却迟疑:“这哪里信得?”

“是皇祖母说的,皇阿玛一直想去五台山,就是想在来世寻找董鄂妃,还有皇祖母,她老人家一直想去五台山,便是求与多尔衮王爷来生再聚。”

容悦握紧皇帝的手,说道:“皇上一定要去五台山找到那位高僧,我想下辈子还能记得皇上。”

“朕答应你,咱们三生三世都要在一起,可这辈子还这样长,你答应朕,这辈子你也不能离开朕。”皇帝立着誓言,坚如磐石。

容悦点点头,似乎耗光了力气,无力地靠在皇帝怀里,皇帝只抱紧她站了起身道:“这里太冷,你不能受寒,咱们回家去。”一面说一面往回走。

“皇上,答应我三件事,好不好?”容悦靠在他胸膛里,声音一如冰雪。

皇帝心中明白,只是固执地不愿去信:“等除夕时再说,朕都答应你。”

“我去之后,请皇上不要为我逾制,也不要因胤誐年少丧母过分骄纵他,第三,不要过分抬举我的娘家。”

皇帝只是木木地一步一步走着:“不会,悦儿,朕已叫人张贴皇榜,遍寻良医,悦儿,你只要捱过除夕夜,李玉白说了,只要能过了这个冬天,咱们就有转机。”

容悦却已知道大限,顾自说道:“我自小出身富贵,锦衣玉食,又有阿玛和姐姐疼爱,已是旁人难以企及的福分。最难得我能侍奉君前,陪伴皇上左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是多少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我很知足。所以,求皇上不要为我惋惜,也不要为我难过。能得皇上宠渥,我此生无憾。死后哀荣,不过是做给后人看罢了,我不在乎。”

皇帝心头绞痛,痛到一呼一吸都是疼的,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是解开袍子将她渐渐凉去的身躯裹在怀中,任由寒风冷雪拍打着裸露的胸膛,只语无伦次道:“悦儿,你答应过不离开朕的,朕答应你那么多事朕都做到了,你只答应朕这一件事,朕只要你做这一件事。”

容悦的声音渐渐没了温度,微弱下去:“钮钴禄容悦心里有新觉罗玄烨,不论到了哪里,碧落黄泉,人间天上,都一定等着他,只求他好好活下去,兑现当年对皇阿玛的承诺,实现满汉一家天下太平的夙愿……噶尔丹尚在,皇上不能……”

她想起曾经的誓言,“我绝不骗你,骗你,我就死……”她到底骗了他,到底这誓言也应验了!

皇帝眼角涌出一阵冰冷彻骨的泪,只是一遍一遍吻在她冷如霜雪的额头上,絮絮说:“外头冷,你额头这样凉,你忍一忍,咱们这就回家去,到了家里就暖和了,悦儿,冷不冷?再撑一会儿。”

“我此生并没对不住你……”容悦的声音极低,出了唇便冰冻在寒风中。

听不清,辨不明,那哭嚎低泣声伴随风雪卷来,雪越下越大,将跪在雪地里的男子半掩在雪声里,他怀里依旧紧紧抱着他的女人,眼泪,出眶,成冰。

悲莫悲兮……生别离……

洁白晶莹的雪,飘飘洒洒……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