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的苏倾随之也跪在了地上,他低声唤道:“天尊~”

这是和天帝辈分一样高的天尊大人?我的师傅,几百年中都是用幻境没我讲学,从未见过真身的师父?

我抬起头看过去,这一眼,把我雷得再见技能,堪比刚才的天火灼烧。

我颤巍巍的开口问道:“你居然敢装成天尊的欺骗别人?小心会被天帝治罪……”

那人还没有开口,一旁的苏倾回头看我,眼神十分诧异,他喊道:“婧儿!你怎么如此说话?师傅到来却如此模样。”

面前的老者有又长又白花花的胡子,眉毛和头发也是花白的,虽然身体挺直,却还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可是,即使是这样的伪装,我还是能够认得出来,他是我的叔叔吧?

我愣愣的问苏卿:“他是我的叔叔,你不认得了吗?”

苏倾却一脸看猪的表情:“你凡间的叔叔,便是天尊分身进入轮回以后的模样,眼前的天尊,是水冶天尊,不是凡人你的叔叔。”

我此时的惊讶,已经溢于言表……

叔叔一脸笑意:“赶紧起来吧。”

我站起身来还没有来得及问他什么,一旁的苏倾就说道:“天尊,你来的如此快,是不是天帝已经同意了放过师妹?”

叔叔的脸上瞬间写满了不悦,斥责苏倾说:“你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是我太惯你了,还是你太过糊涂?”

苏倾的脑袋扣的更低,却仍旧问道:“天帝下了命令,我一时焦虑,只能够出此下策,要不然,师妹此番就已经死去了。”

天尊摇头,:“天帝下了死命令,谁都不可能帮她,即使是我方才去求情,他也只是婉转的给了一个活口,不过,也算是好的结局了。”

苏倾一脸喜色抬头“天尊请说。”

叔叔的脸色并没有苏倾那样高兴,他叹了口气,说道:“婧儿,你可知道,虽然你的死罪免了,但是从此以后,你都不能成为天人了,天帝在我的求情之下,只允许你离开天界,投胎转世成为凡人,并且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堕入轮回道,与阴主想见,你一旦死后,就会直接开始新一轮的投生,不必经过阴间程序。”

我松了口气,却又陷入了更多的悲伤当中,如果再见不到南煜,我和死亡以后地我又有什么区别,轮回那些年地结果,就是要接受更多的轮回吗?

我喃喃道:“可是南煜……”

天尊说:“方才我已经派了人去阴间派人通知他这个消息了,既然你注定要成为凡人,天帝也没有那么多心力管束下界人如何,到时候,可再不回管你的事情。”